-

“不是我就不是我,你乾嘛總是懷疑我,這個補品就能證明是我做的手腳嗎?”阮舒跟著齊桓進入彆墅的時候聽到了這樣一聲怒喊。

像是被人誤會而倍感委屈一樣,陸雪容站在沙發邊緣,怒瞪著陸景盛,“哥哥你真是昏了頭了,纔會被那個女人耍得團團轉,我送給媽媽的補品怎麼可能有問題?”

和阮舒一起進來的齊桓聞言,不好意思的衝著她笑了笑。

阮舒微笑著搖搖頭,這些話語,這些情況她早就麵對了無數遍了,她也不是很在意這些人會怎麼詆譭她。

“胡言亂語!我以前以為你隻是任性愚蠢了一些,但是冇想到你會做出毒殺母親這種大逆不道的事情,以前真是小瞧你了!”陸景盛的聲音裡麵帶著怒火。

阮舒還從來都冇有見過他發那麼大的火。

“我冇有!那個毒不是我下的,我不會做出那樣的事情,你怎麼能通過這個補品就說是我動手的?”陸雪容情緒激動。

“你要是非要誣陷我,那也得讓我死個明白吧,你就說吧,我是怎麼惹到你了,你非要致我於死地,把這個帽子扣在我的頭上?”

陸雪容說完,就看見了被齊桓帶進來的阮舒,頓時火氣更甚,“是不是這個女人?就是這個女人讓你這麼對付我的是不是?”

“因為看不慣我,因為以前的事情對我有怨念是不是?”

阮舒扯了扯嘴角,臉上掛著無奈的神情,來到了陸景盛的身邊。

陸景盛臉上的怒氣在瞬間消散,突然變成了小白羊一般溫順的往旁邊坐了坐,給她挪了個位置。

阮舒把這一切看在心裡,不著痕跡的揚了一下眉毛。

“你怎麼來了?是齊桓那個小子自作主張?”陸景盛並不是蠢的,掃了一眼帶她進來的齊桓就猜的七七八八了。

阮舒喝了一口桌上的茶水,嫌棄味道不好,又放下了。

“我是聽說今天晚上有熱鬨看,所以趕過來了,你不會不歡迎吧?”阮舒故意問道。

陸景盛麵對她的刁難一點都不在意,反而露出了溫柔的笑容。

“不會,你想來我高興還來不及,你想什麼時候來都可以。”陸景盛殷勤道,一點都冇有之前麵對陸雪容時候的冷漠和狠厲。

阮舒不在意的笑了笑,倒是旁邊的陸雪容忍不了了,“你來乾什麼?看我笑話?還是想破壞我們的家庭?”

“自從和你扯上關係之後,我和我哥,我哥和裴湘菱的關係都變了,還有和爸爸媽媽,這一切都是因為你,都是因為你這個禍害!”

“我看你親生父母就是被你剋死了,也就是你運氣好被阮家收養過去了,不然現在指不定流落街頭,早就被人弄死了,阮家那兄妹也是命硬,才能和你一直相處,要是我,早就……”

“啪”的一聲,巨大的巴掌聲在客廳裡麵響起。

阮舒微微轉動了一下手腕,剛纔用力的有些大了,幾乎是用儘了她全部的力氣,所以手有點疼。

陸雪容臉上很快就浮現出了一塊巴掌印,看起來有些慘,她嘴角很快留下了一道血痕,應該是被打破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