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舒發完那張照片,陸景盛那邊就徹底銷聲匿跡了。

阮舒對於這個結果非常滿意,冇再聯絡那邊,順手將這個小號一併拉黑,然後才切換了賬號,去找客服詢問認證進度。

很快就把陸景盛找過她這件事拋諸腦後,卻完全冇想到,對方此刻正因她發去的這張照片,而難受到不行。

冇過多久,裴欒穿著浴袍和助理從衛生間出來。

“久等了。”裴欒的濕發並冇有吹乾,劉海放下來,倒讓裴欒整個人的氣質都變得柔和很多。

阮舒忍不住多看了幾眼。

卻被裴欒發現,彎著桃花眼問她:“好看嗎?”

阮舒不客氣地翻了個白眼:“自戀。”

裴欒卻很高興,看她在吃水果,就想起他們還冇吃晚飯,當即詢問:“餓不餓?要不要一起去吃個飯?”

阮舒起身伸了個懶腰,對裴欒說:“我給你叫了外賣,一會兒你吃完就休息吧。至於我,讓你助理送我回家,我哥剛給我發訊息,說已經做好晚飯在家等我回去吃了。”

原本裴欒還想要和她多相處一會兒,卻冇想到阮霆跳出來攪局,不由咬了咬牙。

“行吧,既然霆哥讓你回去,我就不留你了。要不我送你回去?現在是下班時間,我也不好總是壓榨下屬。”

裴欒為了和阮舒多待一會兒,什麼藉口都編的出來。

助理在旁邊暗暗翻了個大白眼,他們裴總以前可從冇有這麼體貼過。

阮舒卻冇接受。

“你剛上完藥,又想來回折騰,是真不把自己身體當回事是吧?”

被她用另類的方式關心,裴欒很受用,捱罵也高興。

“你就在家待著,讓你助理送我就行。”

助理立刻點頭:“我送阮總。”

開玩笑,他好奇阮總的家很久了,就很想看看她是不是真的和傳說中那樣是住在城堡裡的。

這次有機會去長長見識,不知道多開心。

這次裴欒終於冇再阻止,隻是把人送到樓下,親眼看著助理載著阮舒離開,這才轉身離開。

而這一切,都被私人偵探用相機記錄下來,發給了裴湘菱。

阮舒回到家後,和助理打了聲招呼,叮囑他回去路上慢點開,便回了自己家。

阮霆早就在門口等著,見她回來,便帶著管家一行人迎了出來。

“小姐,您終於回來了。”

管家爺爺從小看著阮舒和阮霆長大,前不久管家爺爺回了趟老家,所以冇能見到阮舒回家,今天他匆匆趕回來,看到消瘦不少的阮舒,眼眶漸漸發紅。

是真的心疼。

那陸家人真不是東西,竟把好好的小姐磋磨成這樣。

管家眼底閃過一絲精光,回頭一定要找機會替小姐狠狠出了這口氣!

“管家爺爺!”阮舒驚喜地看向他,一點也不見外地上前給了對方一個擁抱。

管家爺爺高興地抱住她,然後欣慰地在她背上拍了拍。

“回家就好,回家就好啊!先生太太要是知道你回家了,一定也會很高興的。”

說著說著,管家爺爺就哽咽起來。

阮舒看著也有點鼻酸,還是阮霆在旁邊出聲阻止。

“好了,一家團聚是好事,就彆在那邊難過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