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你們呢?一個個的都和他背道而馳,無恥,下流,吸死人的血,要是裴大哥還在世上,肯定不會做和你們一樣的決定的!”

聽到阮舒的話,陸景盛恍悟,原本略顯消沉的眼眸裡麵也恢複了一點精氣神。

他直直的看向阮舒,等待著她下麵的話。

“警官先生,報案的就是我們,我們有物證也有人證,不管如何裴湘菱都是第一嫌疑人,你們應該把她帶回去好好調查不是嗎?”阮舒懶得和他們多費口舌,直接對著警官說道。

那年紀不大的小警官神情嚴肅的點了點頭,“冇錯,你們的家事我們管不著,但是人我們需要帶回去的。”

“而你們作為她的家屬,我們也會對你們進行筆錄。”

阮舒滿意的露出一個微笑,然後“功成身退”了。

“爸,爸,你救救我啊爸,阮舒這個賤人肯定是早就計劃好了,準備好了假證據準備對付我的,我肯定會被她陷害,你幫幫我爸!”裴湘菱在被警官帶走的時候絕望的喊道。

阮舒冷笑一聲,“真是死不悔改。”

裴建華握緊拳頭,一雙紅著的眼睛看著對麵的三人,“三位也請出去吧,今天裴家不見客。”

對麵,阮舒神情一僵,下意識的看了一眼不遠處的裴欒。

被自己的父親叫做“客人”,恐怕誰遇到這種情況都不胡開心吧。

裴欒低著腦袋,劉海微微遮住了眼睛,讓人看不清他的神情。

幾人從裴家彆墅出來之後,阮舒擔憂的上前,“裴欒,這麼晚了打車不方便,我送你回去吧。”

一旁,陸景盛臉上醋意橫飛,但還是握緊了拳頭,冇上前阻止。

“不用了,你要是送我回去你哥不得給我抽筋剝皮,時間也不早了,你快點回去休息吧,明天還要工作。”裴欒語氣有些低沉。

阮舒明白他心裡不舒服,停留了半天之後隻能勉強的點了點頭,然後目送他離開。

今天晚上裴欒應該不知道要傷心成什麼樣子呢吧?

可不管如何,這道難關還是需要他自己去過的。

“小舒,我送你回去吧。”陸景盛的聲音將她從沉默中拉回來了。

阮舒的心情稍微輕鬆了一點,“走吧。”

陸景盛眼睛一亮,他可不能放棄這個機會,連忙帶著阮舒走了,那動作快的生怕阮舒後悔一樣。

等了那麼久,終於有這麼好的接觸機會了!

陸景盛暗自竊喜。

而裴家,等人走了之後方玲纔來到了裴建華的書房裡麵,那可謂是一哭二鬨三上吊,乞求著裴建華去把裴湘菱帶出來。

裴建華被她忽悠得有些神誌不清醒,居然真的換上了一身西裝,準備出去打點關係,儘快的把裴湘菱給撈出來。

“你放心吧,我會儘快找到對我們有利的證據,我不會讓湘菱入獄的。”

方玲淚眼婆娑的點了點頭,“嗯,我隻有這一個女兒了,那兩個孩子也常年不在我們身邊,我這個做母親的實在是寂寞難耐,要是湘菱也不見不到了,那我該怎麼活啊。”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