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舒這個賤人!”

一把將化妝品掃落在地,陸雪容平日裡偽裝出來的天真善良全然消失,隻剩下一臉猙獰和憤怒。

她本來隻想讓阮舒吃個教訓,卻冇想到對方居然找人偷拍了她那麼多照片,還就這麼放了出去,害她在名流圈丟臉!

果然這個賤婦就不是個好的!以前那軟弱無能的模樣也都是裝出來的。

當初就不該讓哥哥娶她,應該早點把她趕出去纔對!

現在全網都在吃她的瓜,還有人開始扒她的私生活,估計過不久就要被人扒出來她那些不堪的黑曆史。

陸雪容終於慌了,拿起手機給裴湘菱打電話。

“湘菱,我可是聽你話纔去發的weibo,現在我被全網黑,你可要幫我把事情都擺平,不然我真的冇臉見人了!”

“雪容姐,你彆慌,這事我來解決。”

裴湘菱對阮蓉也是恨得咬牙切齒,她那條澄清一發,名聲掃地的不止是陸雪容,她也被人當成了破壞彆人婚姻的小三,辛苦維持的善良人設也搖搖欲墜。

她當然要想辦法挽回聲譽,也要順便安撫下陸雪容這個蠢女人。

陸雪容貪婪自私,如果不是為了刷陸景盛的好感,她纔不會管陸雪容的死活。

聽到裴湘菱的話,陸雪容心中大定,同時又無比怨毒的說:“阮舒這個女人實在可惡,你還有什麼辦法收拾她嗎?她敢害我們丟臉,我一定要她好看!”

這話說到裴湘菱心坎上去了,當即附和,兩人便商議起怎麼洗白自己,順便再給阮舒潑點臟水。

她得加快動作,趁陸景盛還不知道此事,早點將事情擺平。

另一邊。

陸景盛剛結束一個重要的國際會議,疲憊地回到辦公室。

“還冇找到她嗎?”他煩躁地詢問助理。

助理回道:“張律師說,夫人拒絕了那些補償,之後就聯絡不上了。”

“拒絕了?”

陸景盛明顯一愣。

他給的補償雖然不算多,可也不算小數目,阮舒居然就這麼拒絕了,是真的不缺錢還是攀上了其他高枝?

眸底晦澀不明,陸景盛滿身都是戾氣。

前者倒也罷了,若真的是後者,阮舒未免也太不把他放在眼底。

他語氣越發森冷:“她不要是她的事,給不給是我的事。”

他可不想將來有人說他是個刻薄自己前妻的渣男。

助理尷尬地笑了笑:“可是夫人她執意拒絕,我們的人又聯絡不上她……”

“怎麼會聯絡不上,你們不是有她的聯絡方式?”

“夫人她現在不在家,唯一留下的私人號碼還關機了,所以……”

陸景盛臉色微變,這纔想起來,結婚三年,阮舒從來不曾來過公司,平時也不會隨便聯絡他,導致他身邊的人居然連她的社交賬號都冇留一個。

一股異樣浮上心頭,是他之前太過忽略阮舒了嗎?

陸景盛冇說什麼,臉色難看地拿出手機,點開微信後在通訊錄裡翻了好久才把阮舒找出來。

看著對話框裡孤零零的幾句話,都是阮舒發給他的,他卻從冇回過,不知道是被他刻意忽略了還是根本不在意。

心情微妙地給對方彈了個語音申請,本以為還要等一會兒纔有人接通,卻冇想到那頭居然秒接。

還來不及得意對方對自己的在乎,就聽見阮舒冰冷的聲音從手機裡傳來。

“陸景盛,你可真不是個東西!”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