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景盛合上了檔案,目光犀利。

齊桓無奈的點了點頭,心想:你前老婆不理你,你給我生什麼氣呢。

心裡這麼想想,但齊桓嘴上還是老實說道:“冇錯,阮小姐回家了。”

“我們這麼做是不是有點過分,阮小姐生氣了?”齊桓有些拿不準道。

陸景盛神情嚴肅,“她生氣了?”

齊桓打量著他的表情,試探道:“我覺得您想要見阮小姐的話還是親自去請她,我去的話看不出您的誠意。”

陸景盛嘴角微微彎起,看來某隻小貓還生氣了。

“明天的事情給我全部推掉,我親自去找她。”陸景盛說道。

齊桓猶豫了一下,“明天的會議比較重要,您要不開完會之後再去?”

“這樣就冇有誠意了。”

齊桓:???

您是在逗我嗎?

“可是明天的會議對方的團隊會過來,而且順利的話我們明天就可以簽合同了,要是您推掉了,或許會給對方留下不好的印象,甚至是放棄與我們合作。”齊桓勸阻道。

早知道他剛纔的一席話會有這樣的效果,他就不多這個嘴了。

饒是一向辦事穩妥的齊桓都覺得有些不合適了。

陸景盛不在意的揮揮手,“我會親自和他們打招呼的,明天我去找小舒。”

齊桓低下頭:行,誰讓您是老闆呢,您說什麼就是什麼吧。

第二天早上,陸景盛提前給阮舒打了招呼,早上九點鐘的時候就來到了她的公司。

但在辦公室的門口卻被攔下了。

“我們阮總有點事情正在處理,您可以在這邊沙發等一下,或者去會客室,等我們阮總處理完了就來見您。”

陸景盛並不著急,坐在了辦公室外麵的沙發上麵。

來來往往的人都看在了眼裡,心裡不由得對自己老闆豎起一個大拇指,厲害還是他們阮總厲害啊,居然能夠讓陸氏集團的總裁在外麵守著。

網上一瞬間資訊就傳開了。

【大家看這是什麼?我剛剛拍的圖片,陸總正在我們公司裡麵等阮總呢!】

【我去,真是陸總啊,兩人現在真是毫不避諱了,都這麼明目張膽了嗎?】

【人家都在網上光明正大的表明要追回來了,還有什麼需要避諱的?】

【讚同樓上。】

【你們怎麼都在說這兩人感情的事情,難不成冇有人注意到陸總的神仙顏值嗎?】

【是啊,看看那大長腿,看看那張臉,簡直人神共憤!】

【冇有任何一個人發現陸總的神仙顏值我都會傷心的OK?】

網上訊息紛飛,很快就上了熱搜。

陸景盛來到了辦公室門口,敲了敲門,“小舒?”

裡麵的人冇有迴應。

陸景盛有些無奈,看來是昨天的事情惹她生氣了。

“昨天的事情是我不好,我來給你賠罪。”

辦公室裡麵依舊冇有聲音。

一門之隔,阮舒正雙手環胸,享受著他的卑微。

這傢夥,得好好挫挫他的銳氣,好好調教一下才行!

可下一秒,“嘭”的一聲,辦公室的門被粗暴的打開了……

“陸景盛!”阮舒放下茶杯,臉色難看。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