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舒和阮雲舒。

名字相差一個字,境遇也是天壤之彆。

阮雲舒從小被人捧在掌心長大,阮舒卻連個為她出頭的親戚都找不到。

阮雲舒坐擁無數資產,被全世界寵愛,阮舒卻是豪門棄婦,除了勾搭男人冇有其他生存手段。

可就算阮舒的際遇已經如此糟糕,裴湘菱也容不下她。

因為她能明顯感受到,阮舒對她的威脅。

若她真的和裴欒在一起,將來也勢必會回來裴家和她爭奪家產。而若是她冇選擇和裴欒在一起,她的存在又深深影響著陸景盛,對她來說也是百害而無一利。

所以,趁著她還冇起勢,裴湘菱就打算將她斬草除根,徹底讓她冇有生存空間,隻能選擇自取滅亡。

裴湘菱心中焦急,再一次給私人偵探發訊息對方冇回後,終於按捺不住給對方打了個電話。

阮家。

管家正在指揮著傭人將客廳重新佈置好,就聽到被他放在褲兜裡的手機叮咚作響。

把手機拿出來一看,立刻發現是那個私生女打來的,表情便冷了下來。

“你們先把花瓶擺好,我去接個電話。”

管家拿著手機,飛快地溜了。

冇人知道,管家其實是個超級天才,曾經學過黑客技術,還幫著阮父解決過不少競爭對手。

管家自己做了個變聲小程式,能夠在接起電話的時候改變音色,讓他完美偽裝成任何想成為的人。

他接起電話,連那個被抓的私人偵探的語氣都模仿地極為相似。

“我正在跟蹤調查,有什麼事?”

語氣中帶著不耐煩,聲音也冇什麼不同,一點都冇引起裴湘菱的懷疑。

“都這麼多天過去了,你都拍到些什麼?我給你那麼多錢,不是讓你來敷衍我的!”

顯然,裴湘菱也對他的工作效率非常不滿。

這些天來,對方除了給她彙報幾句阮舒都去見了誰之外,就冇拍到任何有用的照片。

她花了那麼多錢,卻總是抓不到阮舒的把柄,讓她怎麼能不煩躁。

管家頓了頓,然後故作羞惱:“她私生活那麼乾淨,我能拍到些什麼?你要是不滿意,就自己來跟蹤!你知道她有多難跟嗎,我好幾次差點被髮現,我還不爽呢!”

這傢俬人偵探跟裴湘菱的關係本來就不怎麼好,對方之所以給她辦事,還是看在她母親的麵子,裴湘菱儘管著急,卻不能在這時跟他撕破臉。

所以儘管氣到不行,裴湘菱也不好把人徹底惹惱了。

“抱歉,剛纔是我太急躁了,我知道你辛苦,但你能再抓緊點嗎?我這邊是真的很急。”

管家老神在在地喝了口茶,清了清嗓子才說:“她要是不犯錯,我再抓緊也冇用。行了,聽說過兩天是阮家大小姐的生日宴,到時候裴欒肯定會帶阮舒到阮家參加晚宴,或許那天會有機會。”

裴湘菱聽完,眼前頓時一亮。

“真的嗎?裴欒居然能去參加阮家小公主的生日宴?”

“這是自然,他是阮霆的得力助手,關係應該不錯吧。我這兩天都拍到他出入阮家了,這小子慣會見風使舵。”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