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裴氏集團,阮舒到的時候辦公室裡麵靜悄悄的,裴欒正靠在沙發上睡覺,他衣服有些淩亂,下巴那邊冒出了一點小胡茬,看起來疲憊極了。

阮舒冇忍心打擾他,悄無聲息的坐在了沙發上,看著陸景盛給她發過來的郵件。

“小舒,剛纔的事情我是開玩笑的,我會和裴氏集團的人聯絡,一定會和他們達成合作的。”

“你把裴欒當做親人,我自然也不會對他的事情無動於衷,所以你放心,我肯定會幫他處理好的。”

這會兒子倒是言辭懇切起來了。

阮舒掃了裴欒一眼,發現他還在熟睡之後給陸景盛發了郵件,“裴氏集團不知道有誰是裴欒的人,想要和他們合作也不要這麼貿然,最好親自來裴氏集團和裴欒當麵談。”

想了一下,阮舒補充道:“或者讓齊桓過來也是可以的。”

郵件那邊很快就回覆了,“馬上就到,我會儘快解決這幾個項目和裴氏集團交接的事情。”

陸景盛字裡行間都透露出焦急還有解釋,看得阮舒忍不住笑出聲來,“那就麻煩陸總了,之前答應陸總的事情我也會做到。”

陸景盛那邊想死的心的都有了,“那個約定是我不好,我故意逗你玩的,你可以當做冇有過這回事。”

阮舒揚起一邊眉毛,最終冇有說好,也冇有說不好,就這麼關了手機,準備吊著他。

誰讓他無緣無故犯賤。

一旁,裴欒早在她笑出聲來的時候就醒了,看到阮舒一臉笑意的和人發訊息,他一瞬間就想到了陸景盛,頓時心裡挺不是滋味。

不管阮舒之前和陸景盛發生過什麼不愉快的事情,但隻要兩個人在一起,就會莫名的讓阮舒快樂。

那種快樂不是出於親情的,而是出於愛情,這也是為什麼阮舒和他成不了,但是能一直被陸景盛禁錮住的原因。

因為她從心底還是有那麼一點愛著陸景盛的。

裴欒無聲中歎了口氣,神情比睡覺之前更加疲憊了。

“小舒。”裴欒輕聲開口。

阮舒收回手機,臉上還維持著笑意,那笑意明晃晃的,刺痛了裴欒的心。

“你什麼時候醒的,怎麼也不說一聲。”阮舒給他倒了杯水,“喝了,醒醒神。”

裴欒認真的握著那個水杯,在手裡轉了好幾個圈纔開口喝了下去。

“你怎麼過來了?”裴欒問道。

阮舒看了眼辦公室的門口,預估著時間,“我來看看你,順便看看排除異己的工作進行的怎麼樣了。”

裴欒苦笑一聲,“不怎麼樣,但好在還能堅持,有了些許進展。”

阮舒笑道;“我知道這不容易,所以給你帶來了一點幫助。”

“什麼?”裴欒愣了一下。

阮舒一臉笑意的看著辦公室門口的方向,“等一會你就知道答案了。”

裴欒不明所以,“好,小舒讓我等著,我就等著。”

差不多過了半個小時左右,裴欒辦公室的門被打開,從外麵進來的人是陸景盛。

“東西我都帶來了。”陸景盛一個眼神,後麵的齊桓就把幾份檔案拿了出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