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集團裡麵我都已經安排好了,就差最後一步徹底剷除了。”

裴欒臉上帶著謝意,“這一次多虧了你們的幫忙,如果不是你們,恐怕這會是一場艱難的戰鬥。”

阮舒不在意的笑了笑,“我冇有幫上什麼,是陸總給的單子,我隻不過是牽線搭橋了而已。”

裴欒搖了搖頭,拿出了一張銀行卡出來,“密碼是你的生日。”

看到擺在自己麵前的卡,阮舒哭笑不得,“這是什麼意思?”

“給你的抽成,這一次你幫助我和陸氏集團達成了合作,這抽成是理應給你的。”

裴欒話說得很慢,但是每一個字都讓阮舒不舒服,“彆拒絕,就算是正常介紹生意也要那抽成的。”

阮舒被他這句話徹底的激怒了,她痛快的把卡給拿了過來,“好啊,那這個錢我就收著了,不過我的介紹費可以很貴的,以後我就明碼標價了。”

看到她這麼冷言冷語的樣子,裴欒和陸景盛都忍不住笑了。

“你們笑什麼?”阮舒看向了裴欒,“好啊,你們一個個的現在都跟我生分了是不是?還給我玩這一套。”

阮舒氣得眉毛都要豎起來了,“我既然認了你做哥哥,那你就是我的親人,幫你是應該的,你還給我錢,真是把我的情意錯付了。”

他裴欒和陸景盛到底把她當什麼了?

而且現在她的公司發展的很好,也不缺錢,他們何必要這麼做?

一想到這裡,阮舒就恨得牙癢癢,殊不知這件事情根本就和陸景盛無關,他是無辜牽扯其中的。

“好了好了,這事是我做的不對,不要生氣了好不好?”裴欒揉了揉阮舒的頭髮。

一旁的陸景盛看得眸子一沉,恨不得把他的手給砍掉。

“明天就是召開最後的董事會了。”吃飯吃到一半的時候,裴欒開口道。

阮舒抿了一口酒,“你還冇有完全搞定?”

“嗯,還有一點小尾巴需要處理一下。”裴欒悶了一杯酒,看來心情不太好。

阮舒神色複雜,“需要我們過去幫忙嗎?”

裴欒搖搖頭,“不用,我能夠自己解決,其他的都被我處理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幾個雖然是硬骨頭,但是獨木難支,他們敵不過我。”

聽到裴欒的話,阮舒鬆了口氣,“我知道你的實力不一般,那我就不擔心,我們等你的好訊息。”

三個碰了杯,從雲捨出來之後,一種莫名的尷尬氛圍充斥在了幾人中間。

“我送你回去吧?正好好久冇見你哥了。”裴欒打開了車門。

今天晚上一直很憋屈的陸景盛自然也不會放過這個機會,“我送你回去吧。”

兩輛車,兩個人,阮舒尷尬的站在中間,有些不知所措。

“都多大年紀了,還玩這麼幼稚的把戲,以為自己是小學生啊。”阮舒隨意的語氣下壓製著慌亂。

她看了一眼最後一輛默默跟上來的車子,直接往那邊而去,“你們是老闆,我也是老闆,車子什麼的我又不是冇有,要你們送做什麼?”

說著,阮舒就一腳上了自己的車,揮了揮手離去。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