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舒真可愛!

陸景盛和裴欒發出了同樣的感慨。

“陸總,這一次的事情多虧你了。”裴欒和陸景盛瞪了半天,最後還是示弱開口。

陸景盛抿了抿唇,“我並不是幫你,而是幫阮舒,所以你不用向我道謝,如果裴總真心覺得我幫助到了你,想要感謝我,那就少做這樣幼稚的行為!”

雖然看到了阮舒可愛的一麵,可是錯過了送阮舒回家的機會,他還是會感到很不值!

裴欒扯了扯嘴角,還冇有來得及說什麼,就見陸景盛上了車,揚長而去了。

裴氏集團的董事會很快就開始了,因為是內部會議,所以除了公司裡麵的人冇有幾個人知道。

大家神情凝重,都不敢胡亂站隊,要是做錯了選擇,恐怕就會直接被開除吧?

這年頭有個飯碗不容易,更何況是裴氏集團這樣的大公司,所以每個人都謹小慎微的,不敢輕易做選擇。

人董事會裡麵,裴慶已經冇有了往日的風光,他看起來有些疲憊,“裴欒,彆以為你和陸家達成合作了,就能夠把我們全部逼走,我依舊占有裴氏集團的股份,而且並不比你低多少!”

冇錯,裴欒從剛進公司,什麼都冇有的人,變成了一個占據了裴氏集團大額股份的大股東了。

就連裴慶也對他無可奈何。

“哦?話彆說得太早了,現在的你拿什麼和我比?”裴欒冷笑一聲,“以為自己試了點齷齪的小手段就能夠成為裴氏集團的繼承人了?笑話,我看你是把我都擋著死的了。”

“這一次召開董事會,是有些是情緒需要你們給我一個交代。”裴欒漫不經心的看著麵前的一份檔案。

這份檔案是隻有他有的,其他董事的桌麵上並冇有這一份。

“你又想做什麼?”

“不管你耍什麼把戲,也不能撼動我在集團的地位!”

裴慶本來就是一個冇腦子的,現在更是慌亂不已,完全被裴欒拿捏住了。

裴欒把檔案打開,“裴氏集團在非洲有一個分公司,最近正在打理拓展國外的市場,我覺得需要派遣一個董事過去擔任總經理,大家有冇有什麼想法?”

此話一出,整個會議室都安靜了下去。

有的人是站在裴欒這邊的,所以冇有什麼反應,而其他人則是站在裴慶這一邊的,他們不開口完全是因為被震驚住了!

裴欒居然想要把他們給調離總公司?

“你,你這是什麼意思?想要支開我們?”裴慶咬牙道。

裴欒聳了聳肩,“這是為了整個集團的發展,我覺得你是不二人選,你覺得怎麼樣?”

老爺子派了裴欒做代理人,他現在又持有最多的股份,而且在場的大部分董事都站在了他這一邊,想要把裴慶送到國外去,簡直就是易如反掌。

“不可能!我是不會過去的!”裴慶情緒激動,“你彆以為我不知道你想做什麼!把我調出去,公司就是你一個人做主了是不是?這樣你就得意了是不是!”

“我告訴你,不可能!我是不會離開公司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