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裴家,裴慶一臉恐慌。

“你這個蠢貨,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居然被裴欒那小子擺了一道!”

方玲氣得把水杯扔在了地上,“你說說我還能指望你什麼事?”

“那,那我現在怎麼辦?阮舒說要把我的事情告訴警察,我現在家裡都不敢回,隻能來你這裡。”裴慶一把抓住了方玲的手臂。

他雙眼通紅,“幫幫我,現在隻有你能幫我了,我們是一條船上的螞蚱,你要是不幫我,我也把你的事情全都抖出去!”

方玲眼裡閃過一絲惡毒,但最後還是忍了下去。

她換上了一副笑臉,“彆那麼著急,就算是再慌張又有什麼用?事情已經走到這個地步了,我們能做的就是隻有再找法子應對。”

“你有辦法?”裴慶問道。

方玲嘴角揚起一抹冷笑,“我和裴欒的戰役還遠得很呢!”

“裴建華這個老傢夥出車禍你以為我是隨隨便便策劃的?”

聞言,裴慶暗地裡捏緊了心臟,果然裴建華的事情是她做得!

這個女人還真是蛇蠍心腸啊,說到底也是一起生活是幾十年的夫妻,居然能做到這個地步也是足夠心狠手辣了。

看來和她合作要小心小心再小心,不然說不準就會被賣了!

“我已經和裴建華的另一個律師聯絡過來,現在我纔是裴氏集團最大的股東!”方玲笑道。

裴慶一驚,“你是說你聯絡上了裴建華的另一個律師,把他所有的股份都轉移到你身上了?”

“當然!”方玲自通道。

她並不是傻子,早在策劃車禍的事情時她就安排好了一切。

“裴建華這個人從來都比較多疑,其他董事的股份就算是再多,但也不及他的一半!”

裴慶臉上閃過笑意,看來這一次他的命算是能勉強保住了。

“那我的事情……”裴慶試探性的問道。

方玲語氣隨意,“你放心,你的事情我會幫你處理好的,也會幫你重新回到裴氏集團。”

“明白。”裴慶重重的點了點頭,“這次多謝夫人了,以後隻要夫人有需要的地方,我肯定在所不辭!”

方玲揮了揮手,讓他下去了。

“裴慶回去了?”

另一邊,阮舒很快就得到了訊息,本以為在裴氏集團的事情過後就已經塵埃落定了,冇想到還有這一出。

“你這麼擔心裴欒那小子?”阮霆放下筷子,看了過去。

阮舒著急的站了起來,“最近對裴欒來說很重要,我當然要費心一點了。”

“你自己手裡的生意呢?”阮霆喝了口水,“我聽說你在準備新的係列,連秀都開始安排了,但是我瞧你的心思完全不在那上麵。”

一提到這事,阮舒就癟下去了,“我能處理好那邊的事情,但裴欒那邊迫在眉睫。”

阮霆歎了口氣,“裴欒那邊我會幫你一點,但是隻有一點,想要徹底翻身還需要你們自己去做。”

阮舒眼睛一亮,“我就知道哥哥最好了!”

“行了,你快去休息,這幾天連軸轉,你看起來比我還累。”

阮舒卻有些幽怨的看了過去,“那我去睡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