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哥。”

才走了幾步,阮舒有折了回來,“對於白玲的事情我還是想問個究竟。”

“你雖然說自有打算,但是我想知道你是真的還是玩玩而已,或者這隻是計劃中的一環,是你逼不得已?”

阮舒咬著下嘴唇,不死心的看著阮霆。

她怎麼樣都不能接受自己的哥哥居然和白玲那種人混在一起去了。

阮霆看向她的目光裡依舊充滿了寵溺,“我知道你讀我們的事情不滿意,但是小舒,我對她是冇有真心實意的,我們也不會走到結婚那一步。”

聞言,阮舒徹底的鬆了口氣,“這樣就好,可是安迪姐姐那邊你有冇有解釋?”

“或者說你有冇有考慮過安迪姐姐那邊的事情?”

自從在阮霆這邊確認了自己的身份過後,白玲就開始大肆宣揚這件事情,而且鬨得眾人皆知,安迪姐不知道是不可能的。

可是安迪姐卻冇有來問她,假裝當做冇有發生一樣。

其實就算是安迪姐來詢問,她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這是我們阮家的事情,和安迪有什麼關係?”阮霆神色黯然,但說出來的話卻很是冰冷。

阮舒氣得站了起來,“哥,安迪姐也是一個活生生的人,你怎麼總是不把她放在你的考慮之內呢?你明明對她與眾不同,還非要這麼作,你再繼續作下去,我看安迪姐遲早有一天會被你作冇了!”

“小孩子家家的,你懂什麼!”阮霆看起來有些煩躁。

阮舒繼續道:“上一次安迪姐和時家的聯姻,最後也是因為你纔沒有進行到最後的吧?但不是每一次你都有這麼好的運氣的!”

“你要是再傷了安迪姐的心,人就真的回不來了。”阮舒氣得一甩袖子,“我言儘於此,以後你的破事我也不會管了,你想怎麼著就怎麼著吧,反正把媳婦作冇的是你,又不是我!”

說完,阮舒就回去了自己的房間。

這個哥哥也真是的,怎麼就不開竅呢?

原本以為過去了幾天,哥哥能夠清醒下來,他們能好好談談了,冇想到根本就是她癡心做夢!

這個哥哥就是一個冥頑不靈的大笨蛋,這輩子都找不到老婆了!

如果她是安迪姐,恐怕早就棄他而去了!

“笨蛋哥哥,我才懶得你呢!我還有要是要做!”抱怨完,阮舒就給裴欒發了訊息,“週六下午兩點,我帶你去見徐子英,她那邊有了訊息。”

而餐廳裡麵,阮霆臉色陰沉,看著餐桌不知道在想什麼。

管家爺爺在一旁看不過去了,開口道:“少爺,你和小姐之間到底是發生了什麼啊?是因為和您在網上傳緋聞的那個女人?”

阮霆摁了摁鼻梁,輕聲“嗯”了一下。

管家爺爺連忙道:“這其中是有緣由的啊,您告訴小姐實話不就好了?這麼遮遮掩掩,隻會讓小姐心裡不安呐。”

阮霆心裡也在尋思著這事,但最後還是揮了揮手,“小舒如果知道我是因為她才答應的白玲,恐怕心裡會不舒服。”

管家爺爺:???

可是您要是這樣瞞著不說,小姐也未必會開心啊!

算了,都是他們年輕人的事情,他這個老頭子也管不了!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