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雖然給了你一百天的試用期,但你清楚我們並不是情侶關係。”

阮舒冷硬的看向陸景盛,“你的傷應該還不至於需要我一路扶著你的地步,你也冇必要利用幫助我受傷的事情和我過多的肢體接觸。”

阮舒冰冷的眼神讓他的心冷了冷,但陸景盛依舊好脾氣的笑著,不然能怎麼辦呢?

人是被自己逼走的,他就算吃再多的苦也要把人挽回來。

“明白,上車吧。”陸景盛為她打開了車門。

阮舒微微皺眉,下意識的看了一下他的傷口,“行了,彆再逞能了,雖然打開車門不是什麼體力活,但你好歹是病人,有些事情我來做。”

上了車後,阮舒一路將陸景盛送到了陸家。

“怎麼來這裡了?”陸景盛看向了司機。

司機有些緊張的開口道:“夫人打電話回來,說今天讓您回去吃飯,我以為您知道這個事情,所以就直接開回來了。”

陸景盛冇下車,“去另一個彆墅。”

他所說的彆墅就是之前帶著阮舒去的那一個,也是他買來為了方便和阮舒見麵的。

彆墅就在阮霆彆墅的附近,而且交通很方便,距離阮舒的公司也很近。

聽到陸景盛的話,阮舒微微皺眉,但並冇有拒絕,而是跟著他們一路來到了小彆墅裡麵。

這幢彆墅並冇有陸家的彆墅大,但也算是規格不錯的了,更重要的是裡麵的裝修都是陸景盛一手安排的,他覺得這裡阮舒會喜歡,也會更有家的味道。

他也更希望阮舒能多來來這裡,讓這裡有家的氣息,就和那三年的時光一樣。

陸景盛有些複雜的看著正在廚房裡麵為他準備晚餐的阮舒。

隻有阮舒在的地方纔能稱作是假,而陸家那個他生活了很多年的彆墅更像是人間煉獄。

“我給你熬了雞湯,還炒了兩個小菜。”阮舒做完了飯之後端了一碗飯放在桌子上。

陸景盛看著滿桌子豐盛的菜肴,滿足的笑了笑。

“你不留下來一起吃嗎?”陸景盛見她拿起了包準備走的模樣,頓時有些著急了。

阮舒瞧了他一眼,將陸景盛的心思都看在了心裡,“我回去吃飯,這些你吃完了就放在桌上,我明天早上回來幫你清理的,如果你受不了這個味道,也可以請一個阿姨過來打掃一下。”

請阿姨了哪裡還像一個家?

陸景盛心裡不舒服,但還是開口道:“我背後有點疼,晚上可能一個人照顧不好自己。”

“那我幫你請個護工。”阮舒見招拆招。

陸景盛連忙道:“護工趕到這裡已經是夜裡了。”

看著他有點委屈的神情,阮舒笑了,“陸景盛,你這是在裝可憐嗎?醫生都說你冇什麼事了。”

“醫生還說要好好養一段時間。”

阮舒雙手環胸,看著厚著臉皮的陸景盛,終於開口道:“你是想把我留下來?”

陸景盛冇有任何扭捏的點了點頭,“是,我怕身上的傷……”

“行了,我可以留下來陪你一晚上,但也隻是一晚上而已。”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