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景盛見她放下了包包,坐在對麵給自己盛了碗飯,終於露出了笑意。

“我留下來你就那麼開心?”阮舒一邊吃著,一邊問。

陸景盛點了點頭,“因為這裡不一樣,不是陸家。”

“不是陸家就不一樣了?”阮舒覺得好笑,這個男人怎麼越來越幼稚了。

陸景盛神情複雜,“這裡不會有人打擾我們,是我為我們準備的新家。”

“我知道之前在陸家的時候讓你受了很多的委屈,我不會再讓你回到那個讓你不愉快的地方了。”陸景盛說道。

阮舒垂下眸子,情緒看不清楚。

“陸景盛,或許你誤會了,在陸家讓我委屈的不是裴湘菱,不是陸雪容,也不是你母親的刁難,甚至是把我當做下人使。”

阮舒抬起眸子看著他,“真正讓我覺得絕望的是你的熟視無睹,你明明可以為了保護我站出來,但是你冇有,你當做冇看見,或者根本就不關心,讓我在陸家度過了三年冷冰冰的日子,就是因為我愛你,所以要受到這樣的對待嗎?”

“你有真的把我之前的愛放在心裡嗎?”阮舒的笑容有些僵硬。

過去的事情已經是過去式了,但是在阮舒這裡到底是一段傷心的經曆,更何況即使到現在她也還有點愛著這個人,如今提起,怎麼可能不生氣?

見陸景盛不開口了,阮舒繼續道:“陸景盛,過去的事情已經過去了,我也不會為了以前那點雞毛蒜皮的小事總是抓住你不放,以後我們少談論這些,我想要看見的不是你說了什麼,而是你做了什麼。”

陸景盛悶頭吃飯,不再說話。

而阮舒心裡卻悶悶的,明明她纔是那個站在道德高地的那個人,可是這麼不舒服是怎麼回事?

晚飯過後,阮舒打掃了廚房還有餐廳。

“我先去樓下買點衣服。”阮舒開口道。

在這裡住一晚她也需要換洗衣服不是。

“不用了,家裡有。”陸景盛帶著她來到了主臥,“進去瞧瞧。”

阮舒將信將疑的走了進去,並冇有發現有什麼奇怪的地方,直到她打開了衣櫃。

衣櫃裡麵放著的都是她之前在陸家穿的那些衣服,雖然有些並不是很貴,但卻給人一種很熟悉的感覺。

“陸總原來有收集的癖好,喜歡收集彆人不要的舊東西?”阮舒拿出一條黑色長裙出來。

這一條是她在家裡經常會穿的一件,在看書和休閒的時候穿它很是舒適。

“你覺得這條裙子怎麼樣?”阮舒嘴角揚起一抹不明意味的笑意,問道。

陸景盛心裡頓時有了底氣,因為他記得這條裙子,阮舒好像很喜歡它,經常穿著。

“我知道你喜歡這件,之前在陸家的時候就經常穿,雖然你離開之後冇有帶走,但我還是把它保留了下來。”陸景盛胸有成竹,以為自己在阮舒心裡的形象會好一點。

誰知阮舒毫不客氣的把這件裙子扔在了地上。

“你這是做什麼?”陸景盛連忙把地上衣服撿起來,像是在拿什麼珍貴的寶物一般。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