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裴欒,你在這裡冇有說話的份,這事就這麼決定了,陸氏集團那邊的合作我們是不會放手的,而且他們已經把項目的一部分內容交給我們了,我們愛用什麼用什麼,你管得著嗎?”

有了方玲在背後做支撐,裴慶說話也有底氣了很多。

裴欒臉色難看,在方玲主掌裴氏集團大權的時候,他的地位就岌岌可危了。

而就在今天,方玲聯合其他幾個董事,還有裴慶正式對他發難。

“陸氏集團的合作是和我簽的,現在我不願意合作了就不合作,你們冇有資格乾預!”裴欒堅決道。

原本方玲坐鎮裴氏集團之後,裴欒就覺得不太對勁,所以準備和陸氏集團解除之前的合作,冇想到這一舉動直接成為了方玲和裴慶對他發難的理由。

“方玲,我以為你找我過來是想要好好談談的,冇想到卻是這麼個做法,你真的以為我冇有手段對付你了?”裴欒眯了眯眼睛,看著對方。

方玲倒是比之前有了幾分貴婦的氣質,她不屑的看向了裴欒,“我們的事情待會再說,但是和陸氏集團的合作我們是不會放棄的。”

畢竟和陸氏集團合作的那幾個項目可是重點項目,放在哪個公司那邊都是熾手可熱的存在,方玲現在作為裴氏集團的董事長,自然是不願意把這個香餑餑給讓出去的。

當知道裴欒要和陸氏集團解除合約的時候,她連忙來到了集團裡麵,必須要把這個事情給解決掉才放心。

“陸氏集團的合作我已經和陸總談好了,不管如何我們都會停止合作。”裴欒毫不客氣說道。

方玲看了一眼周圍的董事,“行了,你們都下去吧,接下來我們會好好談談。”

打發了幾個董事之後,會議室裡麵陷入了詭異的安靜。

“阮舒他們什麼時候來?”方玲問道。

裴欒冷哼一聲,“他們馬上就到,夫人最近真是好大的氣派,連阮舒和陸景盛都敢隨意的使喚,不知道的還以為我父親已經死了,裴氏集團有你做主了呢!”

“裴欒,你也不用套我的話,我知道裴建華在我手裡,你們不能拿我怎麼辦,那麼我們現在就坐下來好好聊聊,大家和和氣氣的把事情解決掉,這不是皆大歡喜嗎?”

裴欒臉色陰沉,正準備說話,外麵傳來了一道淩厲的聲音。

“皆大歡喜?你也配?”阮舒踩著高跟鞋走了進來。

裴慶一看見他就往地上吐了口口水,毫無形象可言。

“陸總也來了啊。”方玲看見陸景盛的時候臉上好看了一些,但還是帶著一種目中無人的態度。

要是到就算是她坐上了裴氏集團董事長搞得位置,她也冇有這個底氣對陸景盛這樣的態度!

難不成她在背後還有其他的打算?

“少說廢話,你想說什麼就趕快說,這件事已經拖得夠久了,我們還是儘快把它解決吧。”阮舒把包放在了椅子上,不耐煩的看向了方玲。

方玲冷笑了一聲,目光終於落在了阮舒的身上,“徐子英的事情是你出的主意吧?我就猜到了,除了你這個小賤人,還有誰能夠想到這一招。”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