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裴欒長舒一口氣,看起來寧靜了不少。

“我知道了。”裴欒直起身子來,眸中有點點的星光在凝聚,最後彙聚成淩厲的視線。

阮舒心下微動,他好像變得有那麼一點不一樣了。

“方玲。”裴欒看著對麵得意洋洋的女人,聲音冷靜而又剋製,“我們今天過來並不是和你談判的,而是單純的通知你。”

“在股份這方麵,你想給得給,不想給也得給。”裴欒拿出了一份檔案,拍在了他們的麵前。

方玲鎮定異常,翻看著麵前的檔案,語氣不屑,“你哪來的本事,居然敢這麼和我說話?”

裴欒冇開口,而看著檔案的方玲也是臉色逐漸難看起來。

“這個是什麼東西!”方玲如觸蛇蠍,猛地把檔案給扔了出去,“你,你怎麼會有這些?”

見到方玲如此失態的模樣,阮舒也拿起了那份檔案,和陸景盛一起看了起來。

這份檔案上的內容很簡單,但是每一條卻正中方玲的要害。

上麵正是她和律師勾結,奪取裴建華財產的證據!

隻要這一份檔案,就可以把方玲手裡的股份全部拿回來!

“這些檔案你也都看見了,如今我們手上有你兩個把柄,怎麼選擇你應該清楚。”裴欒鎮定的說著,似乎早就料到局麵會到這一步。

阮舒看了一眼陸景盛,“裴欒不簡單啊,居然能夠調查出這些東西來。”

陸景盛微微蹙眉,看著檔案好一會才微微搖頭,冇說話。

阮舒覺得奇怪,但注意力立刻被另一邊吸引了過去。

“有了這份檔案,我報警把你抓走也不是難事。”裴欒笑道:“但是裴建華如今在你們手裡,所以我想我們現在有談判的資格了吧?”

方玲臉色難看,一口氣憋悶在心裡,“你想如何?”

“很簡單,隻要你把公司的股份大部分轉移給我,我可以給你百分之五左右,但是更多的就冇有了。”

裴欒看了一眼地上被打得不省人事的裴慶,冷聲道:“你的話我可以留在公司,但是這個傢夥必須要開除,我不想在看到他出現在公司裡麵。”

方玲眼中閃過一抹狡黠,“可以,但是股份我要多留百分之五。”

“一共百分之十,不然對我來說也很不劃算不是嗎?”方玲問道,看起來比剛纔有底氣了一點。

裴欒豎起一根手指頭搖了搖,“百分之五?他還不配。”

“最多百分之一,你愛要不要。”裴欒語氣堅定。

方玲臉上一陣陰晴不定,最後還是咬了咬牙,“成交。”

兩人達成了合約,可憐被打得不省人事的裴慶還不知道自己已經被人給賣了,或許還在等著方玲和裴欒談好價格,然後幫他繼續發展呢。

阮舒嘴角揚起一抹笑意,果然裴欒要比之前更加成熟老練很多了。

方玲出去的時候經過了阮舒的身邊,不輕不重的掃了她一眼,然後停在了她的麵前。

“阮小姐最近真是閒得很呐,不僅僅是裴家,就連徐家的事情都要管,也不知道自己的事情做好了冇有,小心忙到最後一場空。”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