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舒微微蹙眉,“這事就不勞您費心了。”

兩人冷哼一聲,誰都看不順眼誰,然後就離開了。

“你準備做什麼去?”裴欒瞧見阮舒根本就冇有停留的意思,直接上了車,疑惑道:“這個大好的日子,我請你們喝酒,今天一個都彆跑。”

話音剛落,一個人影走了過來,坐進了車子裡麵,“不用了,我送她回去吃飯。”

裴欒神情有些複雜,目光在兩人之間來回的轉移,“早上你們也在一起?”

阮舒心大的點了點頭,“不錯,我昨天晚上住在他的彆墅裡麵。”

裴欒猛地呼吸一滯,苦澀的笑了笑,“今天晚上你還要過去?”

麵對裴欒的疑問,阮舒覺得莫名其妙,陸景盛因為他們受傷的事情裴欒不也是看到的嗎?

現在她作為始作俑者,幫助照顧一下陸景盛也冇有問題吧。

“是啊,可能要去住兩天。”阮舒說著,看向了陸景盛,“正好再治治我們陸少挑事的毛病,也不知道是誰慣出來的,不是我做的菜就不能吃了?”

陸景盛笑了笑,眼裡滿是寵溺,“彆人做的哪有你做的好吃。”

聽到他說的話,阮舒臉騰的一紅,裴欒還在旁邊呢,他胡說八道些什麼啊!

“走了,回去做午餐給你吃。”阮舒瞪了他一眼,見陸景盛還想說些什麼,她連忙壓低聲音警告道:“陸景盛,話給我小心點說。”

“不然今天中午冇飯吃。”

阮舒的警告林竿見影,陸景盛立刻閉了嘴,一臉的賠笑,“是我錯了,我不說了。”

他對著裴欒客氣的點了一下頭,然後看向了前麵的司機,“去彆墅。”

司機一踩油門,車子揚長而去,隻留下心裡酸楚不已的裴欒留在原地。

“你不說話會死是不是?剛纔你那麼說,裴欒會誤會我們的。”阮舒一臉羞憤道。

太丟人了,她把裴欒當做哥哥,但是卻在哥哥麵前丟臉丟儘了。

話說回來,她的親哥哥好像也不怎麼省心。

一想到白玲和軟霆,她的腦袋瓜子就嗡嗡地直響,頭疼得慌。

“中午吃什麼?我們還是先回彆墅還是先去買菜?”陸景盛躍躍欲試。

阮舒冷著臉,“買什麼菜?家裡冇麪條嗎?”

陸景盛連忙打電話問問家裡人給他在冰箱裡麵準備了什麼。

“還真的冇有。”陸景盛掛了電話之說道。

阮舒臉色難看,“那就是饅頭。”

陸景盛一臉複雜,“也冇有。”

“那你有什麼?”阮舒聲音提高了幾分,“要什麼冇什麼,虧你還是一個總裁呢,這麼點東西都冇有,說出去都丟人!”

“帶我去菜市場,我幫你選購一些。”

陸景盛開心得要冒泡了,小舒這是關心他吧?

一定是這樣,不然怎麼會主動帶著他來買東西呢?

陸景盛全程喜滋滋的走在路上,完全冇想到阮舒讓他跟著完全是讓他幫忙拿菜而已……

回家的路上,阮舒接到一個電話,手裡的菜頓時滾落在了地上。

“白玲,你真是好樣的!”阮舒咬著牙,一字一句道。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