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舒從來冇想到白玲有一天會這麼光明正大的挑釁她!

“我警告她的畫麵還曆曆在目,那些聲音也彷彿在耳朵邊響著,但是這女人居然敢和我玩這一套!”阮舒握著手機,恨不得把它捏爆了的地步。

陸景盛瞧了過去,之間手機顯示屏上麵全是白玲和軟霆的八卦訊息。

不僅如此,甚至傳出了他們會很快訂婚的訊息,其中一個營銷號的帖子被頂到了第一,底下評論開啟了交鋒。

阮舒冷笑一聲,默默的評論了四個字:子虛烏有。

一瞬間,網上頓時炸了。

【冇想到我們等了半天,冇等到阮霆本人的回覆,也冇有等到白玲的出麵,反而是阮舒先坐不住了。】

【這事看來是假的了吧?雖然白玲長得也不錯,家世也不錯,但總覺得要配得上我們阮總的話還是缺了點什麼。】

【同道中人啊姐妹,我也有這種感覺,他們一定不可能談戀愛,就算是談戀愛了,也一定會很快分手。】

【而且現在阮舒都出來說話了,這總該是真的了。】

眾人在“相信”和“不相信”之間反橫跳,還冇有等到結果,網上的一組圖就證明瞭她說的是不是真的了。

【你們看看,這個不是我們的阮總和白玲嗎?他們看起來好親密啊!】

照片正是之前白玲和軟霆在一起吃飯的照片,還有不少他們私下見麵的行程,但都是阮舒不知道的。

“在我不知道的時候和我哥哥見了這麼多麵啊。”阮舒拳頭泛白。

陸景盛啞然失笑,他的小舒生氣起來也那麼的可愛。

不過讓她生氣的人,他可是一個都不會放過的。

“你要是不開心,我幫你解決掉她。”陸景盛語氣輕鬆道。

這語氣像是他在說今天吃了什麼一樣,冇有人會懷疑他這句話背後的意義到底是什麼。

“我討厭的人自然會親手處理,不需要你幫忙。”阮舒長長的吐出一口濁氣,情緒也冷靜了下來。

一條一條線索在腦袋裡麵呈現,白玲這麼大張旗鼓的,恨不得所有人想要知道兩人的訊息,如果真的和阮霆有訂婚的計劃了,那肯定會第一時間爆出來,而不是這麼模棱兩可的買營銷號推波助瀾。

既然她那麼謹慎,那麼理由隻有一個,阮霆那邊她還冇有搞定。

阮舒微微翹起嘴角,白玲恐怕怎麼都不會想到,阮霆要和她在一起的話就必須要過她這一關!

她不相信和阮霆相依為命那麼多年,阮霆能夠為了那樣一個女人和她鬨掰!

不過白玲這麼肆無忌憚的宣傳,也不怕惹阮霆生氣,恐怕是真的有點計劃了。

阮舒神色一陣變換,“今天陪你住最後一晚,明天我就回家了。”

看著陸景盛有點失落的神情,阮舒繼續道:“不過午餐和晚餐我還是回來幫你做的,你放心,答應了你的事情我是不會反悔的。”

聽到阮舒的承諾,陸景盛心情好了不少,“好,那今天晚上就不麻煩你了,我來做飯,你等著吃就好。”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