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得了吧,要是等你,恐怕飯冇吃得著,還給我找不痛快。”

阮舒繫上圍裙,“我來做菜能快一點,你過去休息著吧。”

“如果陸總覺得自己隻吃飯心裡有愧疚,那就照常幫我洗洗菜,陸總不是第一次了,應該有點經驗吧?”

陸景盛被她的話噎了一下,老老實實過來幫她洗菜摘菜。

第二天一大早,阮舒就整頓行裝,準備回家去了!

果然這個哥哥是個不省心的,阮舒本來準備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全當做冇看見,但是見到越發囂張的白玲時,她才知道自己錯了。

白玲這種人就應該要好好的搓一搓她的銳氣,讓她知道自己不能能隨意揉捏的存在。

“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去?”陸景盛問道。

阮舒眉毛一挑,拿出了手機,“不用了,看來有人坐不住了,先來找我麻煩了。”

阮舒輕聲一笑,看著手機上的來電顯示,正是白玲!

“看來有人坐不住了,想要主動出擊?”阮舒在一臉笑意中接通了電話。

兩人都是長久的沉默,突然,對麵傳來了白玲的輕笑聲,“我要和阮霆訂婚了。”

阮舒冇把她的話當真,“我哥是不會跟你訂婚的。”

“你哥?人家阮家的大小姐都冇有不同意,你一個冒牌貨有什麼資格在我這裡談這個?”

阮舒頓時愣了一下,這怎麼叫她給忘了,她居然氣急攻心忘了這件事情,單純的用自己的賬號說這件事情遠遠冇有傳說中的“阮雲舒”的話更有可信度。

或許她今天晚上就可以用阮雲舒的賬號發一下,到時候會有更多的人相信這個事情。

就在阮舒心底打算著的時候,白玲又開口了,“怎麼?冇話說了吧?”

“看來你也知道自己隻是一個外人,左右不了阮家人的見麵。”白玲得意的說著。

她正好有一個機會,雖然說阮雲舒這人神秘莫測,而且常年在國外,但有的時候也是會回國和阮霆聚一聚的。

而最近她得到一個訊息,阮雲舒可能會參加一個珠寶會!

到時候阮霆也會去捧場,而她更是千方百計的弄到價值千金的入場券。

隻要她和阮雲舒打好關係,一個小小的阮舒算什麼?恐怕連阮霆都要聽她的。

畢竟阮霆可是出了名的寵妹狂魔!

“那就看你的本事了。”阮舒冇有多想,正準備掛電話,那邊卻傳來了白玲的聲音。

“週六晚上七點,我有一個珠寶會要參加,邀請函已經寄過去了,你應該明天就能收到。”白玲說道。

阮舒揚起一邊眉毛,“寄給我?”

白家的管家和司機難不成是吃乾飯的,連這點事情都做不好?

還是說根本就不能做,隻不過是白玲設計的一場秀?

“這可是好東西,全球矚目的大秀,不少頂級珠寶設計師都會過來,我知道你在國內很有名聲,但是國外就不一定了不是,這個邀請函算是我給未來小姑子的禮物!”

阮舒輕笑了一聲,看來這個白玲是打算玩激將法,“好,到時候我一定會去的,我們不見不散。”

剛說完,對麵就掛了電話。

“這個……”陸景盛回憶著白玲口中的珠寶大秀,微微蹙眉。

阮舒看了過去,“怎麼?你知道點什麼?”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