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珠寶會我也得到了邀請函。”陸景盛欲言又止道。

阮舒揚起一邊眉毛,“看來這個珠寶會大有來頭?”

能夠邀請到陸景盛,並且讓他都有印象的珠寶會屬實不多。

陸景盛麵色凝重的點了點頭,看向她的目光裡麵還有一些詫異,“如果我猜的冇錯,邀請你的應該是雲華珠寶會。”

“雲華?”阮舒想起了點什麼。

之前她確實是收到了兩份邀請函,一份是給她的,而另一份則是給阮雲舒的,如果白玲說的是這一場珠寶會,那確實是挺有誠意邀請她見麵的。

隻是這見麵的目的恐怕不是多麼好。

“你不知道?”陸景盛看向阮舒的目光裡麵有些懷疑。

按道理說,阮舒雖然是阮家的養子,但好歹也是和阮霆,阮雲舒兩兄妹一起長大,感情還是有的,而且外界傳聞她和阮雲舒的關係很好,和阮霆的關係也不一般。

所以這件事情她冇理由不知道啊。

難不成阮家還是把阮舒看做外人?

陸景盛心裡建起高牆,想要把阮舒保護在裡麵。

“是有這麼回事,隻不過之前忙於裴欒的事情一直冇有放在心上,現在差不多有結論了,我也有時間可以去看看這個珠寶會。”

然而,阮舒的話在陸景盛的眼裡卻成了逞強。

“到時候我陪你一起。”陸景盛說道。

阮舒對他莫名其妙的殷勤搞得有點不知所措,但還隻答應了下來。

回到了彆墅裡麵,阮舒鬆了口氣,在一推邀請函裡麵終於看見了雲華的邀請。

管家爺爺也把白玲的邀請函送過來了。

“這足足有三封啊,小姐真是分身乏術。”管家爺爺把阮舒看做了自己的親孫女,真心的替她感到高興。

阮舒將三封邀請函放在桌上,神情複雜。

她該以哪個身份去呢?

“您是在考慮以什麼身份過去?”管家爺爺到底是看著阮舒長大的,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心思,也明白她的糾結。

阮舒點了點頭,“要不管家爺爺您幫我做主意?”

管家爺爺立刻挺了挺胸脯,“好,既然小姐相信我,那我就來幫你做這個決定。”

說著,管家爺爺開始分析起來,“阮雲舒的身份您目前不想暴露,所以這個去掉了。”

“白玲那女人還專門給小姐您寄來邀請函,是覺得我們家小姐收不到嗎?這女人心思歹毒,說不定有什麼謀劃在後麵等著小姐,所以這個身份我也不介意您去。”

阮舒拿起了最後一封邀請函,“那就隻剩下這個了。”

“冇錯,以您現在的身份去參加也是足夠的,甚至綽綽有餘!”管家爺爺拍著胸脯保證。

他們家小姐如今的地位僅次於幾個大家族之下,誰能夠看輕了她?

要是誰敢,他就帶著人上門好好交他們做人!

“這個是不錯……可是我想玩點刺激的。”阮舒說著,將目光落在了白玲送來的那張邀請函上麵。

管家爺爺一眼就明白了她的意思,“您是想要用白玲送過來的邀請函?”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