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白玲的邀請函,到時候再狠狠打她的臉,讓她知道我們小姐也不是好欺負的!”

管家爺爺沉思了片刻,覺得這個想法不多,陰人還是他們小姐有法子。

阮舒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了一抹邪惡的笑容,“不,我要用阮雲舒的邀請函過去。”

“並且提前告訴他們,我會出席這一次的珠寶會。”阮舒笑得像一隻小惡魔。

管家爺爺大驚失色,“您是說打算用小姐的身份過去?”

阮舒“嗯哼”了一聲,拿起了珠寶會給阮雲舒的邀請函,“冇錯,讓他們給我準備一個單獨的包廂,還有單獨的VIP通道,到時候不要讓任何人看見我來了。”

管家爺爺眼睛一亮,“是,我這就去辦。”

“您這是終於打算公開自己的身份了嗎?”管家爺爺真是等這一天等的心心念唸啊。

等這個身份被曝光了,那些蒼蠅還敢找阮舒的茬?

阮舒卻搖了搖手指,“不用,我自有打算。”

聽到阮舒的回答,管家爺爺眼底劃過一抹失落,但是很快又激動起來,雖然不是打算曝光身份,但好歹是一個進步不是?

在管家爺爺給了雲華訊息之後,整個時尚圈都震驚了。

所有人都知道一直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阮雲舒大小姐,那個被阮霆捧在心尖上的人終於要出麵了。

頃刻間雲華擴大了珠寶會的規模,眾多時尚圈和商圈的人都擠破了頭想要參加這一次的珠寶會。

這是他們靠近阮雲舒的一個機會,隻要和她有了關係,那麼也就算是和阮家打好了關係!

網上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而這一切的始作俑者正在房間裡麵高高興興的準備著禮服,準備會一會白玲。

這女人邀請自己過去絕對是冇好事,也不知道到時候會出什麼招。

換好衣服之後,阮霆正好走了進來。

“好看麼?”阮舒一如往常,神色輕鬆的在阮霆麵前轉了個圈,“作為你妹妹出場是不是夠格?”

阮霆微微彎腰,做了一個請的姿勢,“我阮霆的妹妹走到哪裡都是耀眼的存在。”

不僅僅是耀眼的存在,更是至高無上的存在。

不管阮舒出現在哪裡,他都會給她打造一個至高無上的寶座,而上麵坐著的永遠隻有阮舒一個。

聞言,阮舒微微瞪了他一眼,“這可是我未來嫂子給我的邀請函,我當然得以小姑子的身份去了。”

“嫂子?”阮霆微微蹙眉。

阮舒心下瞭然,看來阮霆要和白玲訂婚的訊息確實是她單方麵的在網絡上煽風點火,阮霆明顯就是一副看起來什麼都不知道的模樣。

“冇事,口誤。”阮舒看了一眼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去珠寶會吧?”

阮霆看著身邊身材曼妙,臉上滿是自信榮光的阮舒,欣慰不已。

“等等。”來到門口,阮舒突然停了下來,看向了身邊的管家爺爺,“東西準備好了嗎?”

管家爺爺點了點頭,神神秘秘的拿了一個托盤出來,上麵放著薄薄的,但是卻略有起伏的一個東西。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