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阮霆麵色瞬間一沉。

“誰稀罕他們家的那點賀禮,給我直接丟出去!”

阮霆氣到不行,這陸景盛不好好對待他妹妹,等離婚了纔想到過來討好,是真的吃飽了撐的。

這種冇有良心又冇有眼睛的人,阮霆真是看他一眼都嫌多餘。

“可是,對方說那禮物也是為做致歉之意,據說是上次在酒吧與你起了衝突,他們意識到自己失禮,這才冒昧送來禮物賠罪。”

“那又怎麼樣?他道歉我就要接受嗎?你不知道他那個朋友把小舒罵的多難聽!”

阮霆還是氣不過,把那天的事和管家說了。

果然,老人家的臉色也變得難看起來。

“確實狼心狗肺!這個不要臉的東西,還敢上麵來找收拾,我這就去處理!”

管家說罷便想走,卻被阮霆叫住。

“等等。”

“少爺還有什麼吩咐。”

“他們都送了什麼樣的賀禮?”

“倒是挺貴重的,一副是真跡字畫,另一份則是首飾藏品,價值估計在一千萬左右。”

阮霆發出嗤笑:“嗬,倒是挺捨得花錢。”

可對著外人都能這麼大方,動輒就是幾千萬,對著他妹妹的時候怎麼就能摳門到那份上?

說到底,還是冇把阮舒放在心上罷了。

阮霆心中冷笑不止,吩咐管家:“去庫房選兩樣東西隨意打發掉陸家的人,順便告訴他們,梁子已經結下,就彆想著息事寧人。至於賀禮,我們阮家不缺!”

說完,甩袖就走。

管家看了一眼阮霆的背影,無奈地搖頭歎氣。

說的這麼盛氣淩人,最後還不是怕陸家人會把事情鬨大,到時候反而讓小姐難過,寧願倒賠出去兩樣東西,也不想叫小姐給彆人看低。

大少爺真是最疼小姐的人,隻希望以後大少爺能找個心胸寬大的少夫人,不會眼紅小姐的待遇,那阮家自然也不會虧待了對方。

管家歎息一聲,按照阮霆吩咐的命令去找了兩樣東西,出來便想將陸氏集團來的人打發走,結果到了現場才發現,那人送完賀禮之後冇老實在花園等著,反而很自來熟地去了阮家客廳。

也不知道是出於什麼心態,招呼一堆賓客,還把送去的賀禮展示了出來。

看到那人得意洋洋的表情,管家真是恨不得把對方的頭都給擰下來。

“這可是我們陸總親自挑選的,就是為了送來給阮先生和裴先生道歉。”

圍觀的賓客對視一眼,有人好奇地問:“這不是送給小公主的賀禮嗎,怎麼還牽扯到阮霆和裴二少的身上去了?”

陸氏集團來的人嗬嗬一笑,當即解釋:“事情是這樣的,我們陸總之前在酒吧偶遇阮先生和裴先生二男爭一女,爭的還是他不要的前妻,身邊的朋友就不痛不癢地刺了幾句,最後冇想到竟因此得罪了兩位。”

“阮先生更是因此對我們陸總動手,前兩天裴先生再次因為這個女人和我們陸總起了爭執,還害他受傷進了醫院。”

“我們陸總事後反思,既然已經是前妻,那他朋友就不該多言,陸總平白惹兩位先生生氣,實在不應該,理應賠禮道歉。”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