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客廳響起賓客的議論聲。

“不是吧,裴欒和阮霆都看中了陸景盛不要的破鞋,這是在開什麼玩笑?”

“應該不是開玩笑的,人家說的有鼻子有眼,八成是真的發生過。”

“冇想到陸景盛的前妻臉皮這麼厚,勾搭完一個就算了,居然還勾搭了三個!連我們阮少都不放過!”

“最無語的是,連我們閱曆豐厚的裴二少都被那個女的蠱惑,還為她跟陸景盛大打出手!”

“吐了吐了,這是什麼紅顏禍水,竟然讓裴少和阮少都捧著她。”

“原本還以為阮霆和彆人不一樣,特彆潔身自好,冇想到居然也是一樣的。這世上就冇什麼真正的好男人。”

“太失望了,唉。”

今天來的賓客,除了少部分是阮舒的至交好友,其他大部分都是阮霆的合作商或者客戶之類的。

他們並不知道阮舒就是阮雲舒,也冇見過阮舒的真容,便把她們當成了不相乾的人。

阮舒的生日宴,阮家也冇想過大辦,這些人自己拿著禮物上門拜訪,阮霆也不好讓人把他們趕出去,就讓他們在客廳坐著吃些東西聊聊天,也冇有多少理會的意思。

卻冇想到,陸氏集團的人突然搞這麼一出。

那些自覺受到冷遇的人,便趁著這個機會故意把事情宣揚開,一方麵可以丟阮家和裴欒的臉,另一方麵則是給阮舒一個教訓。

好讓阮舒知道,不是什麼人都可以給她高攀的,讓她最好記住自己的身份。

找人過來送賀禮道歉,實則是想抹黑裴欒和阮霆,又趁機教訓下阮舒,這樣一箭三雕的好點子,自然是時嵐想出來的。

然而此刻正得意等著下屬回來彙報情況的他,還不知道局麵已經被他搞得一團糟,為他兄弟以後的追妻路添上了多少的艱難險阻。

他隻知道,終於為兄弟出了口惡氣,也好讓阮家的人知道,他們不是那麼好欺負的人。

管家在不遠處見到這個場景,頓時氣急。

帶著保鏢就要過來趕人。

剛纔說了些亂七八糟話的,統統都趕出去,以後也被拉到阮家黑名單,堅決不再合作。

阮家人從來不惹事不怕事,態度強硬得一比。

很多賓客都嚇了一跳,不由悻悻閉上嘴,生怕會被人抓到算賬。

而那些被趕出阮家的人則後悔莫及。

他們本就是過來攀交情的,何必要因此得罪阮家,如果冇有雲舒財團的支援,他們日後很多工作都無法展開,對他們來說是個不小的損失。

隻有那個陸氏集團的人洋洋得意,儘管被趕出來了,卻順利地完成了任務。

他故意當著阮管家的麵,拉住那些被趕出來的賓客,上去就和人家攀交情。

“請問是婉紗織布的趙總嗎?我們陸氏集團最近有個項目想找你們合作,不知道有冇有機會合作?”

“王主管,一會兒有空去喝一杯啊!”

“瞧您說的哪裡話,我們陸總為人可親和了,他一點都不高冷。”

“……”

阮管家眼睜睜看著那人把所有人的聯絡方式都加上,這才喜滋滋離開,忍不住對著他們的背影啐了一口。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