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知道了,知道了!”背心的袋子勒到了他的脖子,艾克頓被勒的呼吸困難,最後不得不求饒。

詹姆斯將他放了下來,推到了阮舒的麵前,“道歉,給這兩位道歉。”

艾克頓不情不願的朝著阮舒點了點頭,“對不起,我不應該偷你們的東西。”

話音剛落,詹姆斯就踢了他一腳,用一副老父親對孩子的語氣說道:“給我有誠意一點,這麼敷衍像什麼樣子!”

艾克頓滿臉委屈,最後還是不情不願的開口道:“對不起,剛纔是我不對,我不應該搶的項鍊,非常抱歉,如果你需要賠償的話……”

說著,艾克頓有些不服氣的看向了詹姆斯。

阮舒揚起一邊眉毛,等待著他的下文。

根據剛纔人的話,這人窮困潦倒的,難不成還能賠償自己不成?

隻見詹姆斯無奈的扶了扶眼睛,“如果這位小姐想要賠償的話可以來找我,當然,今天小姐和這位先生在這裡的酒水開支我們也全包了。”

聽到詹姆斯的話,阮舒突然有些好奇這兩人的關係,目光在兩人之間來回掃視。

這狀態不像是普通的朋友,可是也不像是親人,難不成是戀人?

據說這個國家有很多同性之間也會產生愛情,並且在這裡結婚都是合法的……

這兩人不會真的是那種關係吧?

阮舒晃了晃腦袋,把一些不切實際的想法給拋了出去。

“那就多謝老闆了。”

阮舒拿出了手機,看了一眼時間,對著裴欒道:“我們在這裡浪費了不少時間了,還是趕快去找人吧。”

裴欒點了點頭,答應了下來,“好。”

兩人還冇走幾步,就被詹姆斯攔了下來,“二位請留步,不知道我能不能請二位去包廂裡談一談?”

“包廂?”阮舒冇想到這樣的地下酒吧居然還有包廂這樣的地方。

在詹姆斯的再三邀請之下,阮舒拒絕失敗,跟著他一起來到了一個包間。

穿越了煙霧繚繞的吸菸室,他們來到了一個還算是乾淨整潔的地方。

詹姆斯給他們開了瓶酒,炫技一般做了兩杯特調放在了他們麵前,“這是我請二位的,也是我的鎮店之寶。”

阮舒喝了一口,但卻差點吐出來。

太難喝了,對於這個外國地下酒吧的鎮店之寶,她的評價隻有兩個字:尊重。

“味道怎麼樣?”詹姆斯期待的問道。

阮舒聳了聳肩,將就放了下來,實話實說道:“一般般。”

聽到阮舒的評價,詹姆斯不僅冇有不開心,反而非常爽快的笑了幾聲,“哈哈哈,你是我見過的最坦誠的外國人了,之前有和你一樣膚色的外國人過來喝酒,他們都會撐著死了爹媽的表情強行說這個好喝!”

阮舒緩緩望了過去,眼神有些幽怨,“所以這杯酒是用來整蠱我們的?”

詹姆斯的笑聲戛然而止,他撓了撓頭髮,開口道:“剛纔說什麼來著?戒指,冇錯,是戒指。”

在阮舒疑惑的目光中,詹姆斯指著阮舒胸口掛著的項鍊,說道:“這項鍊上的戒指我好像看到過。”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