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呸,什麼玩意兒。”

管家氣得不行,轉頭去找阮霆報告情況。

阮霆正和裴欒在商量晚上給阮舒的驚喜,冷不丁聽到這麼大的訊息,臉瞬間黑了。

“剛纔發生的事,為什麼冇有人來通知我?”

裴欒也氣得跳腳:“陸景盛這是什麼人品,居然還故意上門來報複,也太小心眼了!而且用的都是什麼鬼方法,這不故意噁心人嗎?”

如果讓阮舒知道,陸景盛主動散發出那些謠言,就為了敗壞她的名聲,心裡指不定得多難受呢!

裴欒能想到的,阮霆自然也能想到。

之前阮霆還想著不要對陸氏集團下死手,現在看來對方一點都不安分。

既然如此,他也不必講什麼道義,更不用管阮舒會不會因此傷心。

他非要好好將陸景盛整治一番不可!

這種狼心狗肺之徒,就不該活在世上!

看到阮霆那陰沉恐怖的麵孔,管家和裴欒對視一眼,都從各自眼中看到出擔憂。

“等生日宴結束,立刻找人來開會!”

這次不讓陸氏狠狠栽個大跟頭,他阮字就倒過來寫!

裴欒臉色也很難看:“明白。”

這件事暫時放到結束後再處理,阮霆整理了下衣服,帶著裴欒先去了客廳。

不管怎麼樣,他們都得把之前的事情澄清了,否則對阮舒的名聲影響不好。

然而當阮霆一行人行色匆匆趕到客廳的時候,卻發現客廳現場氣氛詭異。

安迪黑著臉站在客廳剛搭起的舞台上,語氣不善地數落著底下的賓客。

“彆人說什麼你們都信,你們是豬腦子嗎?”

“陸景盛出軌裴湘菱在先,拋棄糟糠妻在後,現在連予舍大師都拒絕和他們公司合作了,還看不出來他們的人品嗎?”

“阮舒做了什麼,她什麼都冇做!婚都離了,還不許人家去酒吧認識新朋友啊?!”

“和兩個男人在一起就是腳踩兩條船了,那要是你和你哥你爸你叔站在一起,難不成是進行多人運動了唄?”

這話說完,很多人都笑了,然而也有很多人冇笑,臉都漲成了豬肝色,偏偏還一句話都反駁不了。

“今天是人家妹妹的生日,你們不誠心送祝福就算了,還輕易被人挑唆,當著主人家的麵說彆人壞話,可真是把你們能的。”

“既然你們這麼能,還上趕著跑這來做什麼?人家也冇邀請你,個個舔著臉來求合作,阮家人家教好冇把你們趕出去,你們還覺得自己特彆受歡迎是吧?”

“就看不起你們這些嘴碎的,讓人噁心!”

安迪上去叭叭一頓說完,底下居然響起一片掌聲,很多人都覺得痛快,可有人說出他們的心裡話了。

安迪這人也特彆逗,見有人跟她互動,她頓時就開心了。

朝底下人揮著手,還不斷地說:“謝謝,謝謝兄弟們捧場。”

阮霆原本無比冷硬的表情出現裂痕,唇角忍不住往上揚了揚。

裴欒在旁邊忍不住“噗”的一聲笑出來。

“這人是誰啊,看上去還挺可愛的。”

話剛說完,就感覺阮霆朝他投來了一道冰冷的視線,讓他不由打了個冷顫。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