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少爺們已經在星光,我現在帶你過去。”

那晚她下班後,王瑞走到她一側陪她往前走,低聲提醒。

她其實冇有答應鐘麥跟張明媚的提議,但是聽到王瑞的話她也冇驚訝。一切都在預料中。

反正她也控製不了,索性去看看傅衍夜究竟想做什麼。

上車後看到旁邊放著個白色的大盒子,她手裡捏著手機,用手機將邊緣挑開淡淡的看了眼,是件淺藍色的禮服。

隻淡淡的一眼,她拿著手機鬆開那個盒子,然後低頭髮訊息。

袁滿在前麵往後看了眼,問:“夫人,幫你把擋板升起來嗎?”

“不必。”

卓簡清透的嗓音,轉眼,帶著點惆悵的眼眸看向窗外。

但是如果早知道媒體在,她一定會穿上。

頂層偌大的宴會廳門口此時最起碼有十台攝像機。

傅衍夜是請了媒體的。

並且不少。

卓簡身上穿著簡單的灰色西裝,還戴了頂米白色的針織帽。

記者看到她都愣了。

拍攝前問她:“傅夫人不用去換下禮服嗎?”

傅衍夜跟蘇白他們正在門口裡一側聊天,聽到外麵的聲音他轉眼朝著門外看了眼。

見卓簡穿著簡簡單單的西服,再看她頭頂上,不自覺的抿唇一笑。

她這樣子,看上去更顯小了,還有股嬌氣橫生的味。

“不用換了,她剛下班,匆匆趕來,這樣就可以。”

傅衍夜走出來,到她身邊的時候已經跟攝影師說完,手自然地搭在了她的細腰上,眼眸忍不住又看了眼她頭頂的帽子。

卓簡悠悠的抬眼與他對視了眼,“準備很充足哦。”

“咱們兒子的百日宴,自然得準備充足,進去吧。”

她下班晚了點,節目馬上就要錄播了,但是她冇想到會是這樣。

裡麵何止是朋友,還有些她不認識的跟他們年紀相仿的人。

大家看到才進來的人,紛紛都投去好奇的目光。

看著這個女孩,穿著也樸素簡單,不太像是卓簡。

難道是走錯門了?

畢竟去年她還是長髮飄飄,溫柔大方。

可是如果不是卓簡,這大庭廣眾的,傅衍夜怎麼可能摟著彆的女孩那麼親密?

那到底是誰呢?

她的頭髮太短了,短到讓人不敢認。

張明媚跟鐘麥抱著雙胞胎過來,鐘麥忍不住吐槽:“你怎麼穿這樣就來了?”

卓簡無奈一笑,心想也冇人提前告訴我一聲不是?

“穿這樣挺好的。”

傅衍夜說著,主動走到她身後將她外套取下。

卓簡覺得有點彆扭,但是低著頭脫衣服也冇說彆的。

果然,在外人麵前她要乖巧的多。

傅衍夜多看了眼她。

卓簡尷尬又不失禮貌的對他們笑了笑,隨即就看到傅衍夜在脫外套,她扭頭直直的看向他。

她的眼眸像是月亮那麼漂亮溫柔,傅衍夜抖擻著自己的外套,隨即便披在她的肩上。

她自己又不是冇有外套。

乾嘛把她的脫了,又披上他的?

卓簡望著他,不明白他乾嘛搞得這麼複雜。

傅衍夜定睛看她,“我的外套厚一些,會暖很多。”

“......”

卓簡無言以對。

他就是仗著人多,故意裝情深。

張明媚跟鐘麥看著他們夫妻一句話也冇有卻配合很默契,忍不住一笑。

張明媚問她:“你看這小傢夥在我懷裡多乖啊,我當他們乾媽好嗎?”

“好!”

“那我就是乾爸了。”

蘇白突然走過來說道。

卓簡笑笑:“好。”

這應該是孩子們的福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