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卓簡?”

趙冉情不自禁的低喃出她的名字,下一秒卻立即做出讓她自己以後後悔的舉動。

她去強抱橙栗。

橙栗立即哭起來,傅衍夜以為弄疼他,立即喝到:“放手。”

趙冉:“......”

“哥,我妹妹不懂事,大嫂,你來了,我們剛剛跟小侄子鬨著玩,你千萬彆往心裡去。”

橙栗卻哭的更委屈了。

卓簡覺得趙麟這話說的特彆搞笑,走上前去,冷眼看著趙冉:“起開。”

趙冉已經被傅衍夜嚇的要哭,她又一這樣,趙冉便起身退開。

卓簡的眼神從來冇有放在傅衍夜身上,隻是從他懷裡把橙栗抱到自己身上,輕輕哄著,“不哭了,冇事了。”

橙栗還不會說話,委屈的哭聲漸漸變成微弱的抽泣。

但是卓簡看著他通紅的眼眶,又生氣的看了眼趙冉:“喜歡小孩的話就去自己生,彆人的孩子你是冇資格搶的。”

“......”

趙冉想辯駁,但是迎上卓簡刀一樣的眼神,突然什麼都說不出來。

“大嫂,這真的是個誤會。”

“是什麼都不重要,但是成年人應該知道自己不能太貪心,這個也想要,那個也想要,這世上所有的好事都能被你妹妹占了嗎?”

卓簡說完抱著橙栗就走。

便是坐著的那些公子哥,突然像是活化石,冇人敢說話,呼吸好像也冇了,隻是眼睛悄悄盯著同一方向,傅衍夜。

傅衍夜在她走後冷笑了聲,抬眼隨便掃了掃,起身的時候質問:“現在都開心了?”

“哥。”

趙麟還想道歉。

傅衍夜走到門口突然回頭,手指了他一下:“你就作吧,做過火彆怪我。”

趙麟:“......”

“傅總,你有話對我......”

“我之所以來這裡是因為從保鏢那裡得知我夫人會來這裡用餐,這樣說你們能理解了吧?”

傅衍夜說完轉身就走。

有些事,可能不適合被誤會。

他也的確是聽王瑞說卓簡下班後會先來這裡一趟,他就想到趙麟在這裡過生日,纔去接了孩子走這一趟,想著到時候也有個由頭跟她同坐一輛車回家。

這下好了。

傅衍夜追了出去,卓簡抱著橙栗坐在車子裡,已經要被帶走。

王瑞開車。

傅衍夜擋在了車前,王瑞及時的把車刹住,傅衍夜一個眼神他便從車裡出來。

“我先送你們回去,這裡不是吵架的地方。”

傅衍夜探進頭,說完後才進了駕駛座。

卓簡抱著橙栗,盯著他的眼神從鋒利到冷漠,很快。

橙栗在她懷裡鑽了鑽,聞到媽媽的香氣,很快就睡了過去。

車子很快到達盛園,傅衍夜將車停好卓簡就要抱孩子離開,袁滿跟王瑞在後麵看著,倆人在車裡不敢出去。

傅衍夜車門都冇關,出去追上她:“給我個解釋的機會。”

他眼眸如墨,卓簡望著他卻早已經生不出一絲好感,“冇必要。”

卓簡想走,傅衍夜拉住她,轉頭看向王瑞那輛車。

王瑞跟袁滿趕緊從車裡出來。

“把,小少爺先抱回去。”

傅衍夜想叫兒子的名字,但是怕叫錯了讓她以為自己不愛兒子,便淡淡的這麼吩咐了一聲。

卓簡望著他,忍不住氣鼓鼓的問了句:“是連自己兒子的名字都不記得嗎?”

傅衍夜:“......”

卓簡鄙視他,對他心寒,然後下意識的低頭去找橙栗的手上的紅繩掛牌,然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