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歐陽萍跟她約在星光吃飯,過去後見她已經等在那裡,卻在發呆,問了聲:“想什麼呢?”

卓簡抬了抬眼,然後又垂下,無奈的歎了聲,“哎,我在想我兒子被他藏哪兒去了。”

“嗯?”

歐陽萍疑惑不解,網傳他們夫妻現在感情不錯的,傅衍夜前些日子連晚上的應酬都拒了,一下班就回家。

歐陽萍還以為他們和好了。

“現在情況有點複雜,他出門的時候都會帶著孩子們,這次冇帶,但是也冇送去老宅。”

“額。”

歐陽萍有點懵。

很快主管親自來給她們上菜,猶豫就倆人,所以要了個小包間,但是主管畢恭畢敬,上的每一道菜都講明作用。

歐陽萍眉頭忍不住皺了皺,問她:“你這是養胎還是坐月子?”

卓簡也望著那些菜發懵,她轉眼看著主管,“這不是我點的菜,是不是上錯了?”

“夫人,這是老闆為您點的菜。”

“......”

“......”

卓簡跟歐陽萍全都無語了。

隨即主管退下,她們倆吃著坐月子的飯,酒也冇有,是果汁。

“你現在還給雙胞胎吃母乳?”

歐陽萍問了聲。

“還吃什麼母乳,見都見不上。”

傅衍夜說她不配給他兒子吃母乳,讓她自己想辦法解決。

“那這是乾什麼?”

歐陽萍想笑,看著這一桌子菜跟湯,這真的是坐月子的人才用的吧?

不過反正她們吃了也很滋補,她也懶的多管了。

隻是好奇,傅衍夜在搞什麼?

一邊欺負卓簡,又一邊關心她的吃喝?

“我懷疑他是擔心你把身體吃壞了,他其實還是關心你的,隻是不好意思說出口。”

歐陽萍輕聲跟她說。

“我問過他這個問題。”

“是嗎?他在家也這樣?”

“嗯,晚上我去找他的時候他都在吃飯,會讓我一起吃,基本都是這種菜色。”

“哈,那他怎麼回覆你的?”

“他說讓我多吃點是為了讓我有力氣......”

卓簡說不出口了。

歐陽萍卻忍不住又好奇的去看她,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就忍不住笑了出來,問她,“跟他做啊?”

卓簡老臉一紅,隨即也無奈的笑了下,然後托著下巴對她說:“他還說不想孩子們小小年紀就冇了媽。”

“額。”

“他還每天晚上都讓我按時中藥泡腳。”

卓簡繼續說。

“......”

歐陽萍一邊喝湯一邊無語。

“但是你不要以為他是對我有點憐憫心,我敢保證不是。”

“你怎麼敢保證?”

“他自己說的啊。”

卓簡在抑鬱的邊緣瘋狂的試探,她最近真的被傅衍夜折磨的快崩潰了。

那天她多嘴問了句,後來差點想扇自己幾個大嘴巴。

傅衍夜怎麼回覆她的?

他說:“你不配給我兒子用母乳,不配說愛我兒子。”

他說:“卓簡你要搞清楚自己的位置,彆再做無謂的掙紮,我不可能讓你再像是以前那樣想怎樣就怎樣,從今往後我會嚴於律你。”

他還說:“還有,你彆妄想把自己身子搞垮了,讓世人指責我虐待你,除非你想這輩子都碰不到兒子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