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衍夜不知道她怎麼了,也疑惑的望著她。

卓簡的手開始解自己的襯衫釦子。

傅衍夜頓時眉頭一緊,對前麵命令了聲:“你下班吧。”

“是。”

王瑞早就不敢呆了。

裡麵的情況,不是他能繼續看繼續聽的。

所以趕緊走。

傅衍夜看著她解開了自己的襯衫,然後小手戳了戳自己的心口。

“咦?”

“怎麼了?”

傅衍夜望著她那癡醉的模樣問道。

“奇怪了,這個地方冇受傷啊。”

她嘟囔著,然後把襯衫脫下來扔在下麵,又繼續扒拉自己的黑色小吊帶。

傅衍夜就那麼直直的睨著她,她在乾麼?

真醉還是裝傻?

是怕他生氣所以故意用這種方式想矇混過關吧?

他懷疑她還有一絲理智。

“冇有傷口啊,可是怎麼感覺裡麵,悶悶地,好像,很疼?”

卓簡嘟囔著,自己疑惑起來,完全不解。

她仰頭看傅衍夜,水汪汪的大眼睛裡滿是困惑。

傅衍夜也望著她,隻是他眼裡更為沉冷。

“傅衍夜?你怎麼在這裡?”

卓簡望著他的眼眸,認出他來,有些驚喜的問他。

傅衍夜眉頭一皺,心想恐怕那些酒精在她身上起作用了。

“那我應該在哪兒?”

傅衍夜問她。

“在a城啊。”

卓簡回他。

傅衍夜心口一抽,黑眸更為冷暗了,“這裡就是a城?”

“怎麼可能,我在k市啊,我住在盛鑫家裡的。”

卓簡轉頭看向車外,看不清楚,看不出是在哪裡。

傅衍夜聽到盛鑫兩個字,嘴巴稍微動了動,冷暗的眼神睨著她:“你很喜歡住在他家?”

卓簡聽後許久,才失落的搖了搖頭。

車廂裡又安靜下來,許久,傅衍夜才居高臨下的睨著她又問了聲:“那為什麼不回家?”

卓簡眼眸動了動,突然又仰頭望著他,然後往黑暗裡縮了縮。

傅衍夜看著她那樣子,心煩的看了窗外一眼,她說過,她怕他。

“傅衍夜,你把我從盛鑫家裡偷出來的嗎?你是不是知道我懷孕了?”

卓簡突然摸著自己的小腹,緊張的護著。

傅衍夜眼眸動了動,許久才又看她。

她那樣子真像個傻子。

卓簡抱著自己的小肚子,“孩子是我的,你不要跟我搶。”

“誰的種?”

傅衍夜眼裡一閃即過的敏銳,突然問她。

“你的。”

卓簡看著他許久,被威嚇的不甘心的嘟囔出這倆字來。

他心裡笑了下,她還知道是他的,竟然還敢瞞著他,還說是那個狗男人的。

可是再看她這樣子,他的心裡不知道怎麼的,軟了。

“可是你連橙橙都不管,這個你也不要管,我這是在哪兒?我怎麼能動了?我的傷好了嗎?”

卓簡動了動,看到自己並不是在床上,有點開心。

“卓簡。”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