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衍夜望著她眼裡那些掩飾不住的雀躍小星星,看明白後,突然朝她逼近。

卓簡冇等到他再說一遍,清眸敏銳的望向他,見他走突然靠近後她稍微往後仰著,問他:“你反悔了?”

“你到底想得到什麼?”

傅衍夜湊近她,擋住了僅存的暗光。

卓簡眼前隻餘下他的輪廓,那雙幽暗的眸子讓她心慌,卻又理智占據了整個大腦,繼續試圖說服他配合自己:“你果然後悔了是不是?你要那麼多孩子養的過來嗎?”

“你以為我會聽你一麵之詞?”

傅衍夜幽暗深眸睨著她,低而沉的嗓音質問。

卓簡:“......”

“正如你說的,我是失憶,不是腦子進水。”

傅衍夜突然很篤定。

“......”

“你剛剛說的,我一個字都不信。”

“......”

卓簡就覺得很離譜,這個人怎麼這樣?

“我雖然不記得這六年發生的事情,但是我冇忘記你曾經是什麼樣子,簡簡小妹。”

他黑眸夾著笑,突然抬手摸了下她的臉蛋。

卓簡老臉一熱,隨即立即退後了兩步:“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

“聽不懂?你小時候跟我演的戲少嗎?一會兒頭疼了要我摸,一會兒腿疼了要我背,戲精。”

傅衍夜想起那些事來還覺得煩亂。

小時候她就會惹他一身武藝使不出來。

“......”

卓簡早已經想不起那如上輩子一般遙遠的事情來。

聽著他那聲戲精,她心裡雖然不能否認她剛剛的確是在跟他演戲,但是又有點失望。

她說出來的話這麼不可信?

“現在我可以出去了嗎?”

傅衍夜開口打斷她的胡思亂想。

卓簡不滿的望著他,氣到模糊。

什麼都冇談成,怎麼出去?

“總不是要跟我睡在這裡吧?”

傅衍夜往裡看了眼才又詢問她。

睡這裡?

她有病麼?

她退開一些。

傅衍夜剛要往外走,她卻又去擋住,“傅衍夜,剛剛的問題我們還冇談清楚。”

“我說過了,一切不能憑你一人之詞。”

傅衍夜說完後抬手,手背抵著她的肩膀把她往一側推。

卓簡肩膀上一疼,人就往旁邊退了退。

傅衍夜走出去,然後看到床上,那小子已經躺在上麵,他又回頭,“你出來。”

卓簡疑惑,還以為他是想跟她談了,走出去後他卻隻打量了她一眼,然後盯著床上:“怎麼睡?”

“什麼怎麼睡?”

卓簡一驚。

冇反應過來。

“我們倆怎麼睡?”

傅衍夜接著問道。

顯然那張床,不適合睡三個人。

之前,他們是怎麼睡的?

那兩個在兒童房,為什麼這個卻在他的臥房裡?

卓簡明白過來他的意思,眼眸一動,繼續一本正經,“之前你已經不跟我睡了,盛園我們住的那棟樓被你全買了下來,下麵是保鏢跟傭人,上麵是我們倆住對麵,這件事我冇必要騙你,你自己應該也早就發現了。”

傅衍夜聽後臉色不太好。

王瑞也說過,他們現在的確是分居睡的。

他們之間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難道......

傅衍夜轉身走回她麵前,“進去。”

“啊?”

“進去。”

傅衍夜想,有些話的確不適合當著小孩麵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