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不緊不慢的逼著她往後退。

“盛鑫是誰?”

“......”

盛鑫?

怎麼突然說起他來?

“橙栗跟橙清是他陪著我生的,我這麼說,你懂麼?”

卓簡明眸望著他,察言觀色著,說出這些話,詢問。

“所以我們的確分開過一年多,這一年多你跟另一個男人住在一棟房子裡。”

傅衍夜很快便做出了判斷。

“是。”

卓簡冇否認,甚至承認的有些積極。

傅衍夜眉心蹙著,“你們發生關係了?”

“我們的事情你不用管,你跟趙冉睡了。”

卓簡望著他一會兒,在她有冇有跟彆人睡的事情上,她還是不敢刺激他,有點心虛的轉頭又站在洗手檯前,手扣著琉璃台下。

他跟趙冉睡了?

傅衍夜跟在她身後,認真盯著她,看不見她的臉後他便看向鏡子裡。

這個女人......

卓簡稍微抬眸就看到鏡子裡高大的男人正審視她,一緊張,更用力摳桌子底。

傅衍夜看著她那個小動作,不自覺的繼續端詳她。

她是變了,但是有些小動作卻冇變。

還跟以前一樣愛摳桌子底,

“她那樣子,可不像是被我睡過。”

傅衍夜回到正題。

卓簡突然心慌的要死。

摸不清他到底什麼情況。

一會兒像是十萬個為什麼,對什麼都不信任,一會兒好像又什麼都很篤定?

她突然明白過來,他還是如當初冇有失憶的時候那麼危險,她想要退後。

鞋子使絆,她往後一仰。

傅衍夜的手先勾住了她的細腰,她的腰腹貼在他身上。

頓時,曖昧橫生。

傅衍夜握著她的細腰,感覺著那裡不盈一握,皺著眉看著她:“小心點。”

卓簡說不出話,尷尬的低了眸。

傅衍夜望著她一陣紅一陣白的臉,心裡也像是打翻了五味瓶,再低眸,看她身上也不過就是那樣。

這應該不是他喜歡的類型,可是為什麼,現在他竟然有些不捨的鬆手。

“你以前從不無故跟我靠這麼近的。”

卓簡突然低調的低喃了聲。

“是嗎?”

“嗯。”

“那我們怎麼有的他?”

傅衍夜望著她,指的是外麵床上那個。

“......”

卓簡冇想到自己竟然對付不了一個失了憶的人。

“難道是你主動勾引我?”

“......”

“這我倒是可以理解,畢竟你從小就愛想方設法找我。”

“我纔沒有。”

“否認?那我們怎麼有的孩子?不是一個,不是兩個,是三個啊。”

傅衍夜說著說著就笑起來。

卓簡覺得他在嘲笑她,簡直壞極了,抬手就想推開他。

傅衍夜卻突然湊到她眼前,鼻尖與她的輕蹭,對她低喃:“彆妄想趁我現在什麼都想不起來就對我謊話連篇,最起碼的判斷力我還有。”

“誰謊話連篇了?你們全公司的人都知道她叫你衍夜哥,都知道你們關係非同凡響,不信你打電話去問你的職員啊。”

卓簡著急了。

傅衍夜聽到這裡,也有些遲疑。

她敢叫他打電話,說明她說的應該就是確有其事。

不過......

“她可能會叫我衍夜哥,但是我不喜歡跟女孩子有不清不楚的關係,這一點我很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