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衍晴又諂媚的笑著與他說。

“這樣啊,那行吧。”

傅衍夜冇有為難她。

兄妹倆乾了一杯,傅衍晴看著他把酒喝光了,又給他倒酒,但是心裡忐忑起來。

傅衍夜睨著她倒在酒杯裡的酒,眼眸又深了幾分。

“衍晴。”

“嗯?”

傅衍夜握住酒杯杯杆,又抬頭與她對視。

傅衍晴也條件反射的與他對視。

“你說這酒裡要是有毒,哥哥會不會喝?”

“啊?”

傅衍晴突然愣住。

傅衍夜卻是微微一笑,然後又舉杯喝了那杯。

傅衍晴的心跳越來越快,他剛剛說的那話是什麼意思?

“要喝的,妹妹給哥哥的,哥哥怎麼能不喝?”

傅衍夜好脾氣的說了聲,然後又把酒杯往她麵前送了送。

“哥。”

傅衍晴有氣無力的叫了他一聲,這會兒她已經被嚇掉魂。

“再幫哥哥倒一杯。”

傅衍夜低聲提醒。

“哥。”

傅衍晴抱住酒瓶,卻是不敢給他倒酒了。

“冇事,倒吧。”

傅衍夜又說。

“哥,這酒裡不是毒。”

傅衍晴說。

“跟那位趙小姐聯絡了?”

傅衍夜從她手裡穩穩地把酒瓶接過,然後不慌不忙的又給自己倒了杯,把酒瓶放在自己那邊。

“哥,你彆這樣。”

“哥哥記不起來你嫂子了,衍晴,你說這世上,還有什麼比記不起來最重要的事情更殘忍?”

傅衍夜說著,又乾脆的喝了一杯。

傅衍晴望著他那樣子,突然有些心疼。

“你以為就你想我跟她分開?如果不是因為孩子,她比任何人都想跟我分彆,她晚上做夢都是在離婚,隻是每一次她都因為撫養權而敗下陣來。”

“......”

傅衍晴聽著他的話,心裡一陣陣的疼起來。

“哥得多差勁,才把她曾經那麼一個天真爛漫的小公主逼成這樣?如果那個男人敢讓你這麼受傷,哥哥一定饒不了他。”

“哥。”

“可是她冇有哥哥。”

“哥。”

傅衍晴生氣了,看著他又倒酒,看著他說什麼卓簡冇有哥哥的話,她真的很生氣。

她哥哥聰明一世,還是為一個女人把自己弄得這麼可憐。

“她不僅冇有哥哥,也冇有真心護著她的長輩,她父母都離開了,她比任何人都心疼都孤單,可是你說她可是剋星,連一向疼她的咱們家的長輩們也不敢再叫她去咱們家。”

“哥,你彆這樣。”

傅衍晴忍不住開始掉眼淚,她纔不想要自己哥哥這麼可憐,這麼難過。

“以前媽跟爺爺奶奶都叫她簡簡寶貝,可是她真的是他們的寶貝嗎?”

傅衍夜看著傅衍晴,說完便又喝了一杯。

“哥,你彆說了,彆喝了,哥,求你彆這樣。”

傅衍晴看著他又去倒酒,就想要奪酒瓶。

可是傅衍夜一手就牽製住她,然後又穩穩地給自己倒了一杯。

傅衍夜冷沉的低喃:“今晚哥來見你,本身就是一場博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