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召開記者釋出會,自己說,這份協議一百年都有效。”

“卓簡?”

“嗯?”

卓簡還在做美夢,隻是這麼想就覺得很開心了。

但是一低頭,看到已經黑臉的男人,頓時回過神,忍不住低喃:“剛剛可是你叫我說的。”

她本冇想這麼多的,他一直問,那她纔多說了點。

“我想讓你哭。”

傅衍夜望著她,咬牙切齒的表明。

“......”

卓簡心口一緊,然後就看著他氣呼呼的起了身。

“我要在這張床上睡。”

“......”

“跟你睡。”

傅衍夜像是在昭告天下,說完後轉身便走。

卓簡望著他又往洗手間去的背影,眼眸垂了垂,卻開始想的更多。

這個時候,或者她真該多提點要求。

要是一起,她敢提這麼多?

他早強來了。

現在,他好像很不想為難她?

嗬嗬。

不知道為嘛,心裡就是很高興,快忍不住笑出來的那種。

忍!

笑出來的話,傅衍夜肯定得折騰的。

可是他真的賴在了她的床上。

入夜。

燈都關了。

他躺在她身後。

卓簡身軀緊繃繃的,總感覺下一刻他就要撲過來。

那段他想要就要的時光分明還曆曆在目。

跟現在判若兩人。

腰上突然一股暖流經過,她剛要閉上的眼眸突然睜大。

身後突然貼上一堵溫熱的胸膛,熟悉的感覺讓她不敢呼吸。

“晚安。”

頭頂,是男人溫柔的聲音。

“嗯。晚安。”

卓簡有點不適應的低喃著,然後強壓著內心的激動地閉上了眼。

她以為他肯定做不到這麼淡定的隻是抱著她睡覺,可是後來,她都睡著了,他也冇動。

——

第二天早八點。

傅宅。

“我的天啊,這小子是瘋了嗎?”

王悅在手機軟件看到那段視頻,簡直快要暈倒了。

“怎麼了這是?關於阿夜跟簡簡的新聞嗎?我看看。”

老太太坐在沙發裡看著報紙,抬眼見到自己兒媳婦臉色慘白,放下報紙要手機。

“媽,這小子肯定是瘋了,他竟然發這種視頻讓全世界都知道我寶貝孫子的撫養權都在卓簡的手裡。”

“什麼撫養權?我自己看。”

老太太戴著金邊眼鏡,湊近手機的時候又扶了扶。

視頻裡有些暗,她孫子穿著睡衣在床上,在睡著的卓簡麵前,輕聲說:“就是這個女人,我的妻子。”

老太太看著開頭挺感動的。

後來傅衍夜出了臥室,聲音放大,也很嚴肅。

“不要打擾她睡覺,我們繼續說,我以此視頻請廣大網民作證,請全世界朋友作證,我傅衍夜如果以後做對不起卓簡的事情,讓她受傷,離婚的話,三個兒子的撫養權全部歸她。”

“這小子,真是瘋了。”

老太太看完後都覺得,這也太誇張了。

乾嘛還要讓全世界網民作證?

萬一真的有那一天可該怎麼辦?

男人他們傅家的孩子真的要被卓簡帶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