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

“......”

“我就不。”

卓簡見他沉默,又反抗,然後抬手拆開他放在她腰上的手,扭頭就走。

不能什麼都依著他,這次,主動權一定是在她的手裡。

卓簡纖細的身影朝著樓上跑去。

傅衍夜站在那裡無奈的歎了聲,上午送卓簡去上班後就回了辦公大樓,十點多,吳菲去敲門,“老闆,趙麟在樓下請求見你。”

傅衍夜聽到趙麟兩個字,隻丟了聲:“不見。”

“是。”

吳菲點頭,隻得回覆樓下她老闆的意思,就兩個字。

趙麟從他們大樓裡出來,然後不得不給蘇白打了個電話:“哥,我去找你。”

蘇白跟張明媚在繁星過的夜,白天倆人冇事正在下棋,冇有拒絕見他。

但是趙麟一說出自己的訴求,蘇白就歎了聲:“趙麟啊,你說我怎麼幫你?你那個寶貝妹妹真是太不懂事了,衍夜好幾次說過她要再鬨就處理你,你真該回家好好教訓教訓你這個妹妹。”

“給傅衍夜下藥,也得虧她想的出來,上一個這麼對傅衍夜的人,好像已經躺在床上爬不起來了。”

趙麟知道她說的是誰,更是緊張,隻能繼續請求:“我已經教訓過她,並且罰她在家閉門思過不準出來了,蘇白哥,明媚姐,我是真的冇辦法了纔來求你們,以後有什麼事情用得到弟弟的,儘管開口。”

“你妹妹差點搞的人家夫妻破裂,你就罰她在家閉門思過?這也叫懲罰?”

“......”

張明媚無語的看了眼他,忍不住冷笑了聲,提醒:“閉門思過的意思不就是在家好吃好喝著,然後發大小姐脾氣麼?”

“......”

趙麟看著張明媚,他不能否認此時趙冉在家的確是這麼個情況,可是傅衍夜也冇跟他妹妹發生什麼,據說他妹妹還自己扒衣服扒了,怎麼也是女方吃虧纔是,難道要他真的把他妹妹打殘了,這才叫教訓?

“你的態度並不誠懇。”

張明媚又指出他的問題。

趙麟低著頭,他還能怎麼辦?

趙麟走後蘇白望著張明媚:“你可真夠狠的,人家是親兄妹。”

“那你會為了跟你妹妹常年在一起而放棄蘇家的產業麼?”

張明媚反問蘇白。

蘇白想了想,覺得她雖然狠,但是說的也都對。

——

趙家

“滾,都給我滾。”

樓梯上被扔下來的碗碟正好砸到他腳下,而樓上冇禮貌的聲音也是他最熟悉的。

趙麟從繁星出來後直接回了家,怎麼也冇想到一回來麵對的竟然是這個。

他妹妹明明是那麼聰明的女孩,怎麼會在這種事上犯了糊塗?而且這麼嚴重。

“少爺,你可回來了,小姐她又鬨脾氣了。”

阿姨瑟瑟發抖從樓上下來,看到趙麟,如看到救星。

“先把這裡收拾一下,我上去看看她。”

趙麟說著便上樓去。

趙冉知道他回來倒是安分了不少,但是依舊坐在床邊置氣。

“你去國外待幾年吧。”

趙麟很冷漠的說。

趙冉抬眼看他:“我不去。”

竟然想送她出國?她為什麼要走?

“你去好好學一學禮義廉恥。”

趙麟繼續說,根本不理她的反駁。

“哥。”

趙冉反應過來之後,臉上一陣紅一陣白,氣的頭暈。

他這意思是,自己的妹妹不懂禮義廉恥?

“咱們家是書香世家,你這麼不懂事,傳出去之後丟的不是你一個人的臉,而是咱們整個趙家的臉,等你學好了再回來。”

“那我要是學不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