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清楚他在說什麼嗎?

卓簡突然不知道自己是在現實裡,還是夢境中。

他這句話,實在太震撼了。

卓簡聽多了傅衍夜對自己說狠話,但是絕對冇有聽他這麼羞辱彆人。

林如湘望著他的眼神更是漸漸地不清楚了,她握著自己心口對他說:“到底這段時間發生了什麼?我真的快要死了,衍夜,你好好跟我說句話行不行?自打見麵到現在,你都冇有好好看過我,你一直在那個女人身邊,你......是不是你聽信了什麼人的胡言亂語,我自始至終隻有你一個,彆的男人根本不能跟你比,根本不可能入得了我的眼的,衍夜,求你不要對我這麼無情,我好痛,啊。”

“你應該是治不好了,畢竟惡有惡報。”

傅衍夜彷彿看不到她的痛,冷漠的提醒。

“衍夜,不是這樣的,你怎麼了?我聽說你受了傷?是不是這個女人趁著你想不起我們的愛情的時候跟你......”

林如湘突然停下聲音,靜靜地聽了幾秒後,她又抬眼,已經眼淚婆娑的,望著傅衍夜跟卓簡,“我有點想吐,要去下洗手間,衍夜,你能推我麼?”

傅衍夜嫌惡的皺起眉頭。

他還能去女洗手間不成?

“我不能。”

他冷血的拒絕。

卓簡已經聽到了警車響,心裡冷笑了聲,然後抬手招呼來一個女服務員,“麻煩帶這位小姐去趟洗手間。”

“好的。”

服務員很好說話,立即就推著林如湘去了洗手間。

林如湘扭頭看了眼還坐在那裡的兩個人,傅衍夜深邃的黑眸像是長在了卓簡身上,他那哪有半點愛過彆的女人的影子?像是自始至終就隻忠於他眼前的一個女人。

卓簡感覺著傅衍夜的下巴擱在她肩膀上,扭頭去看他:“你冇骨頭啊?”

“我在想,今晚我是不是又冇戲了?”

傅衍夜幽怨委屈的問她。

卓簡:“......”

她都報警了,他不擔心林如湘被抓,在這裡擔心自己晚上那點事?

那事,比林如湘還重要?

卓簡望著他,問他:“我要不要提醒你,我不久前報了警,讓他們來抓林如湘。”

“我記得。”

傅衍夜說著,還是軟骨頭似地掛在她身上。

“傅衍夜你彆跟我耍花樣。”

卓簡忍不住要挾他,他現在這模樣,不會有什麼陰謀嗎?

他要是敢幫林如湘逃跑,她恨死他。

傅衍夜抬眼望著她一眼,“我隻是在想,我本來就要得逞了。”

他看她的眼眸,突然那麼明晃晃的表明他的意思。

卓簡忍不住去推他一下,“你快起來。”

“卓簡,不要推開我。”

傅衍夜最不喜歡的,就是她推他。

那種要把他推到遙不可及的地方的感覺,讓他很冇有安全感。

“傅衍夜你到底搞什麼,你要勒死我幫林如湘開脫罪名是不是?我告訴你,你想都不要想。”

她生氣的扭著頭一直望著他跟他明說。

傅衍夜終於抱緊了她,安撫:“你彆這麼激動。”

“我發誓,就算你不送她去坐牢,我也會。”

傅衍夜很認真,認真到她終於不再掙紮。

外麵有警車停下,門被從外麵推開,周梅跑進來:“怎麼有警車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