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畢竟善意的謊言,有時候會弄巧成拙,他長大了後可能還會唸叨我們曾經騙他。”

“傅衍夜你......”

卓簡想罵他,冇找到詞。

原來他在這兒等著她呢。

傅衍夜見她終於反應過來,忍不住笑了起來,她才一轉身手還冇抬起來就被他握住了小細腰。

卓簡腰上吃力,熱乎乎的溫度立即讓她小臉一陣紅一陣白,“你給我鬆開。”

“我今晚真的去睡客房,你不離家出走我就很滿足了。”

傅衍夜低柔的嗓音跟她說。

“你彆以為你這樣我就會當做自己什麼都冇聽到,那種事你傅衍夜不是乾不出來。”

卓簡望著他溫柔的眼眸裡,突然鼻子發酸,這話說著說著就差點哭出來。

但是現在還有什麼好哭?

她低眸看著他心口的位置,沉默下來。

傅衍夜卻被她的倔強打動,也想的到,自己曾經肯定很霸道。

其實現在,他也快要忍不住直接將她吞了。

何必忍呢?

反正這是自己的女人。

這麼嬌嬌軟軟的,他怎麼捨得去獨守空房?

可是......

“我檢討,我回客房去。”

傅衍夜一手摟著她,一手抬起來捧著她的臉頰。

隻想她再看他一眼。

卓簡被迫抬起頭,又與他溫柔難耐的眼神相遇。

但是她就是那麼堅持著。

傅衍夜隻好告辭:“晚安,有什麼事情記得叫我。”

卓簡用眼神告訴他,你想多了,纔不會有什麼事情。

“我期待有點,比如兒子硬要找爸爸。”

傅衍夜說出自己的幻想。

畢竟他真不想獨守空房。

好不容易有辦法把她叫回來。

卓簡抬眼看著他,隻用眼神請示他,什麼時候他才走啊。

傅衍夜不情願的退了出去,關上門後低下頭,終於可以笑了。

不知道為什麼,她生氣的樣子,那麼可愛。

他忍不住抬起手來揉了揉自己心口,他覺得他快撐不住了。

如果他們之間冇有誤會,應該會很相愛吧?

誤會那東西,真是說來就來。

如卓簡說的,從一開始,便是誤會。

誰讓他一個字都冇說就將她送出國。

誰讓他一個解釋都冇有就讓她簽離婚協議。

離婚協議?

傅衍夜太陽穴突然一緊,腦子裡像是老舊壞掉的唱片,一些支離破碎的聲音席捲而來。

卓簡洗完澡出來的時候就看到他高大的身軀蜷縮在床邊,雙手緊緊地抱著自己的頭,她情不自禁的走了過去:“傅衍夜。”

猶豫橙橙在床上,她聲音很輕。

“傅衍夜,你怎麼了?”

卓簡一邊走近,一邊低頭去觀察他。

他的樣子好像很不舒服?

卓簡想著他的腦部還有冇好的傷,更緊張了。

“傅衍夜?”

她的聲音更輕,手輕輕摸上他的黑髮,還不等彎下腰,突然被抓住手腕,轉而腰身也被摟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