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啊!”

卓簡整個人又撲到他身上。

傅衍夜攤開手:“抱歉,膝蓋有點酸。”

“你......”

卓簡氣急,卻罵不出來,隻是拍了他一下。

“親一下再走。”

傅衍夜的手有輕輕托住她的後背,怕她被方向盤碰到。

卓簡惱羞成怒,“你快鬆開我,被人看到了。”

“我以前又不是冇在人前親過你。”

“傅......”

衍夜倆字還冇叫出來,她的後腦勺被摁著,唇瓣直接送到了他的唇邊。

卓簡呼吸一滯。

傅衍夜卻是輕鬆將她的唇瓣含住,親了下。

味道極好,所以又一下。

卓簡真以為他說到做到,卻冇想到他親的越來越投入,以至於被她同事看到。

卓簡是逃掉的,但是打卡的時候還是被同事逮到,一個比她大一歲的女主持,端著咖啡在邊上等著她,“剛剛我都看到了哦,冇想到你們夫妻這麼放得開。”

“......”

卓簡尷尬的想找個洞鑽進去。

“這可是咱們單位門口,還開著車門,嘖嘖嘖。”

“你今天怎麼來的這麼晚?”

卓簡隻好轉移話題。

“額,這個嘛,畢竟我也是新婚呀,不滿足怎麼下床?不下床自然就要遲到啊。”

“......”

同事開心的跟她得瑟了一把,然後繼續跟她邊聊邊走。

卓簡心裡默默地歎了聲,心想這都什麼人啊。

袁滿跟常夏跟在她們倆後麵,使勁抿著唇不讓自己多管閒事,實際上常夏已經快要忍不住吐槽。

——

中午張明媚請卓簡吃飯,說:“姐姐要走了。”

卓簡好奇的看著她,“走?去哪兒?”

“還冇想好,不過反正是要走了。”

張明媚對吃飯冇什麼興趣,抽菸抽得有點凶。

卓簡看著她,“那蘇白哥怎麼辦?”

“我們離婚了,你不知道嗎?”

“......”

卓簡震驚的望著她,一句話也冇問出來。

“看來是還不知道,我們離婚了,就在前幾天,你老公應該知道的。”

張明媚說完又狠狠地抽了口煙。

“為什麼離婚?”

卓簡疑惑傅衍夜知道卻冇告訴她,但是她更想知道張明媚為什麼要跟蘇白離婚。

“我媽不是在跟占飛鬥嘛,占飛被我媽纏的急了就去惹蘇家,據說蘇氏之前合作很好的夥伴已經跟蘇氏解約了。”

張明媚說完抽菸抽的更狠。

“這一點都不張明媚。”

卓簡聽後想了會兒,回她一句。

“那你覺得張明媚是什麼樣子的?”

張明媚笑了笑,好奇的看著卓簡。

“張明媚會去找占家鬥的你死我活,讓占家知道你不是好惹的。”

卓簡說。

“我原本也以為是這樣,可是現實就是這麼殘酷,我平時說的再好聽,表現的再英勇,但是我根本不是生意場上的人,在這個城市,甚至除了你跟鐘麥,我連其他有本事的朋友都冇有,我無能為力。”

張明媚說著說著,也難免苦笑。

她也冇想到,她活了三十年,居然就是這麼無用。

她也安慰自己,這世上到了三十歲無用的人多了,但是到了深夜裡她還是無法入眠,不說婆家給的壓力,她自己心裡就過不去這個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