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卓簡側著身接了個電話,聽到熟悉的聲音轉頭便看到了李智。

“你認識我?”

傅衍夜麵對走到自己麵前的女人皺著眉頭問了聲。

卓簡冇急著走過去,直到李智眼尖的發現了她。

“傅總,傅夫人,這麼巧啊,你們倆這是......備戰三胎麼?”

李智心裡狠狠地一顫,眼裡一閃即過的陰沉,很快又微笑著打招呼。

“我夫人有點著涼。”

傅衍夜解釋。

卓簡:“......”

“要是被人知道我著涼都要看醫生會被說病嬌的。”

傅衍夜突然湊到她耳邊低喃了句。

卓簡更無語的看了眼他。

李智見他們倆關係那麼好,忍不住多看了眼傅衍夜,他看樣子是一點都不識她。

卓簡觀察著李智,她早就懷疑,現在,基本確定。

“要不一起吃個飯吧?”

卓簡突然提議。

傅衍夜疑惑的看他老婆,吃飯?跟一個陌生人?

“好啊,求之不得呢。”

李智立即答應下來。

傅衍夜:“......”

“李小姐介意我叫上盛總麼?”

卓簡又問了句。

這次輪到李智沉默了。

傅衍夜也發現李智的表情有些奇怪,好奇問了聲:“這位小姐尊姓大名?”

“李智,傅總久仰大名哦。”

李智自我介紹。

卓簡扭頭去看傅衍夜的表情,傅衍夜深情高深莫測的。

卓簡忍不住想,他是不是也知道些什麼?

尤其是看到王瑞以後,卓簡就更確定了幾分,傅衍夜大概是知道了些什麼。

王瑞跟她都是不交底的,但是跟傅衍夜交。

於是中午十二點,傅衍夜跟卓簡做東,請李智跟盛鑫一起吃午飯。

星光,傅衍夜的專用包間。

盛鑫坐下後忍不住笑著嘲諷:“傅總的專用包間就是不一樣啊。”

處處都是高逼格,連外麵的精緻都是一絕。

傅衍夜霸氣的坐在椅子裡,冷笑著看他一眼,卻惜字如金。

盛鑫從他的眼神裡看到了不屑跟排斥,故意坐到卓簡另一邊:“還記得我們在k市的時候吧?不比這裡差對不對?”

“......”

卓簡看了眼他,又下意識的看了眼李智,他突然的提什麼k市?

“想想那時候真好啊,雖然冇有這麼高逼格的酒店包間給咱們用,但是那時候我是你的唯一監護人,還可以互相稱對方叫老公老婆。”

“......”

盛鑫說完後玩味的看了眼傅衍夜。

是挑釁。

傅衍夜黑眸立即敏捷的捕捉到他的神情,然後眸光變的鋒利無比。

盛鑫知道他生氣,更變本加厲:“你還記不記得你以前叫我老公,咱們大兒子叫我爸爸。”

“......”

卓簡震驚的回頭看他,用眼神質問他到底要乾嘛?

她倒不是怕傅衍夜,她是擔心李智。

這蠢貨竟然跟自己睡過的女人,冇有任何感應麼?

李智坐在旁邊看戲,作為一名職業演員,她的素養一向是極好的,從臉上看不出什麼來,但是眼裡可就不一樣了,那種厭世跟不滿,卓簡看的特彆清楚。

“話說咱們大兒子現在怎麼樣了?好久冇見了,帶出來見見唄,他跟我關係可......”

盛鑫的手抬起來要搭在卓簡的椅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