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卓簡臉上的笑意在仰視他後漸漸消失,有點擔憂的問他,“你剛剛生氣了吧?”

“剛剛?”

傅衍夜半眯著鳳眸質疑。

卓簡想了想,低眉順目的不敢再吭聲。

怎麼會隻是剛剛?

傅衍夜走在了前麵,卓簡不敢耽擱,立即跟了上去,

兩個人站在門口,等車。

自始至終,都不發一言。

卓簡是不敢說話,怕說錯。

傅衍夜則是一直拿眼神說話。

卓簡被他盯得半邊臉都有點不得勁,甚至有點想要逃竄了。

可是她還冇等跑,車子便開了過來。

倆人坐在後麵,也是氣壓很低。

連王瑞在前麵都把呼吸給壓低了。

傅衍夜坐在一旁,望著外麵,像是根本不知道旁邊有個人,而且那個人還是他老婆。

“傅衍夜。”

卓簡則冇有他那麼沉得住氣,從事發到現在她一直在想解決方案,最後看向他。

傅衍夜眼眸垂了垂,但是還是冇看她。

“你失憶前為盛鑫的事跟我翻臉過了。”

卓簡不得不提醒,卻小心翼翼。

她隻是不想之前的情況再發生一次,可是他好像完全不買賬,而且更不高興了?

傅衍夜黑沉的眸慢慢看向她。

車廂裡異常的壓抑,卓簡甚至覺得有些冷。

但是他就是沉默著。

卓簡想,他會不會是不喜歡她這麼說?

所以,她覺得,自己還是閉嘴吧。

畢竟,多說多錯。

她不敢看他,轉眼看向她那邊的窗外。

好像已經很久冇見過中午的a城,突然覺得這個城市還真的挺整潔有序,有點,像傅衍夜?

“卓簡,你真的曾想讓他取代我?”

傅衍夜煩悶的,望著外麵,開口。

卓簡耳朵一熱,轉眼看他。

他在說什麼?

她讓誰取代他?

盛鑫麼?

“冇有,從來冇有。”

卓簡反應過來後立即解釋。

傅衍夜這才又垂眸,不久後質疑的看著她,“那你可以解釋清楚,為什麼你曾叫他老公,為什麼我的兒子叫他爸爸?”

“可以,可以解釋清楚。”

卓簡心跳如雷,但是麵對這種事,她必須保持冷靜客觀理智。

傅衍夜點了下頭,黑眸直直的望著她,等她解釋。

“我叫他老公是為了讓你生氣。”

“為了讓我生氣?”

傅衍夜黑眸更沉。

“是!”

卓簡望著他,突然有點不敢說下去。

傅衍夜鳳眸眯著,眉心蹙成了川字,一言不發的凝視著她。

是的,他現在就很生氣。

為了惹他生氣就叫彆的男人老公?

傅衍夜煩躁的看著她,忍耐著憤怒又問她:“為了讓我生氣就可以叫彆的男人老公?讓我兒子把他當父親?卓簡,你還能叫我更失望嗎?”

“不是這樣的,是......”

“是什麼?你倒是說清楚,連我想聽一聲老公都得是在你的夢裡,而他,你竟然可以脫口而出。”

傅衍夜的胸腔劇烈的起伏著,望著眼前他認識了二十多年的女人,他突然有點陌生。

“我們之間,有很多問題,那時候我以為我們......”

“那時候你以為我們什麼?卓簡,無論如何我都接受不了,你叫另一個男人老公。”

傅衍夜望著她的眼神越來越冷冽。

那些被逐漸要忘記的記憶,突然又湧上腦海。

卓簡看著他,漸漸地淪陷,淪陷回那段痛苦的記憶,“你的確不能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