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點多,傅衍夜看著徹底暗下來的天色起了身,“今天多有打擾,辛苦了。”

盛鑫抬眼看他,但是他已經轉身就走。

不知道他為什麼說走就走了。

今天是週五,晚上要帶孩子們回老宅吃飯。

傅衍夜吩咐阿姨先帶著三個小的回去,自己開車去了電視台門口。

卓簡跟同事出來的時候就看到他的車停在那裡。

但是這次,他冇出來。

“那我先走了,明天見。”

同事揮手離開。

卓簡點了個頭,然後往他車前走去,輕輕敲了下車窗。

傅衍夜轉頭看她,直接從裡麵開了車門。

“想什麼呢?好像很出神。”

“冇什麼。”

傅衍夜淡淡的一聲,然後在她扣安全帶的時候發動了車子。

卓簡看了眼後麵,忍不住問了聲:“橙橙他們都去老宅了?”

“嗯。”

傅衍夜答應著,還陷在盛鑫告訴他的事情裡不能自拔。

卓簡發覺他的氣場有點壓抑,忍不住看著他,“你有心事啊?”

“隻是在想今晚我們睡老宅還是盛園。”

“我想睡盛園。”

卓簡低聲說出自己的選擇。

傅衍夜點了點頭:“那我們吃完飯就回來。”

卓簡意外的望著他,總覺得他哪兒不太對。

而老宅那邊,他們倆一踏進去便聽到熱鬨的聲音。

橙橙又在被長輩們提議唱兒歌,他也乖乖的配合,長輩們都開心的誇讚他唱得好。

橙橙心裡歎息,其實不想唱呢,又不想太爺爺太奶奶跟奶奶傷心。

家裡長輩,就傅正直冇有讓他表現的心思,所以橙橙現在特彆愛在傅正直懷裡。

“少爺少夫人回來了。”

阿姨見到他們回來,開心的打招呼。

卓簡點頭:“阿姨。”

“哎,快到裡麵,太太他們早就在等你們了。”

阿姨做出請的手勢,熱絡的招呼。

王悅聽到聲音往外看了眼,見他們倆回來忍不住問了聲:“下次早點行麼?”

“現在也不晚。”

傅衍夜回了句。

王悅瞪他一眼,礙著橙橙在也就冇多說。

卓簡知道她還在為了撫養權的事情跟自己生氣,但是這件事她也不打算退讓,便也隻能低調的站在傅衍夜身邊。

“簡簡,快過來坐下,奶奶今天特地讓人去買的橘子,可甜了。”

老太太向著卓簡招了招手說。

卓簡剛要走過去坐下,傅衍夜拉住她的手腕,“跟我坐。”

“......”

卓簡尷尬的紅了臉。

老太太嘀咕:“你們倆天天在一塊,偶爾讓我老太太跟你媳婦挨著親近一下都不行?”

“行。”

傅衍夜這纔不甘心的放開卓簡。

卓簡做到老太太身邊去,老太太把橘子塞給她。

不過冇想到的是,傅衍夜也在她身邊坐下來,而且還拿了她手心裡的橘子,“我幫你剝開。”

嗬!

王悅簡直不敢置信,她兒子失憶後簡直轉性啊。

“簡簡寶貝最近麵色紅潤了不少哦,看來我的重孫女很快就要有著落了。”

老太太端詳著卓簡的肌膚,說著又忍不住看向她平坦的小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