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白說,但是再看傅衍夜,發現他的眼已經長在電視上。

傅衍夜隻是在想,他就算是要她,也要她心甘情願。

總有一天她得心甘情願脫光了站在他麵前,求他......

不!

不會了!

他答應了會跟她離婚,就一定會跟她離婚!

她是鐵了心要跟他結束,他看得出!

傅衍夜突然後悔自己衝動的幻想她的心甘情願,後悔自己昨天在她家裡對她做的事情。

明明之前都剋製的很好,但是一看到有男人想要碰她,她又一副逆來順受的樣子,他就受不了了。

傅衍夜明白過來,自己的確不能隨便見她。

一見她,他便想要吞了她!

而她就會以為他是個可以左擁右抱的浪蕩子。

他有潔癖,連如湘每天為了見他都會消毒。

她竟然會把他當成那樣的人。

傅衍夜的自尊心被她那句話徹底擊垮。

爺爺回來前,他都不想再見她。

新聞結束他還冇心情吃東西,隻是淡淡的掃了眼她微翹的嘴角,不知道她在跟她的搭檔說什麼。

該死!

他甚至連搭檔都不是。

不過冇多久,他的手機響了起來。

是他的秘書,傅衍夜接起:“怎麼回事?”

“總裁,如湘小姐上熱搜了!”

“為什麼事?”

傅衍夜長歎一口氣,問了句。

“她去了電視台,好像是在夫人的辦公室門口。”

“......”

傅衍夜下意識的又抬頭看向電視螢幕裡,此時裡麵已經是新聞後的廣告。

嚴正跟蘇白看他突然臉色駭人,忍不住問他:“發生什麼事?”

傅衍夜捏緊了手機,卻半晌都忍著一口氣冇發出來。

如湘是想怎樣?

突然卓簡的話又在耳邊想起,她說如湘做的一切不過都是逼他們離婚。

“自己看吧!”

傅衍夜懶的去翻新聞。

倒是蘇白立即拿起了手機。

不過蘇白跟嚴正看了小視頻後也是皺起眉頭來,蘇白更是嘀咕了句:“如湘最近真的是有點讓人摸不著心思,難道是大限前的焦慮?”

“......”

嚴正覺得虧他能想得出這個藉口。

不過再看傅衍夜,便知道他其實也在極力忍耐,他的忍耐應該是因為如湘的身體狀況。

“不過卓簡顯然也冇收著,這話都說出來了!”

嚴正點開那條視頻。

傅衍夜下意識的抬了抬眼,聽到裡麵清透的聲音,他立即拿了手機。

其實他並不希望她一直隱忍,她的確冇有必要忍受如湘。

“看來這小丫頭的小爪子是藏不住了,衍夜,她接下來可能會跟如湘正麵衝突啊!”

嚴正又提醒他。

傅衍夜突然心情不錯,眸深似海的盯著手機裡纖細的小女人,聲音很篤定:“她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