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們倆像是上輩子才見過一次。

這次相見,他成了這樣子。

而她呢?

又是否如他這樣傷痕累累。

張明媚望著他,如何有穿透力的眸子,此時也多了一層霧水,再也識人不清。

他坐在輪椅裡,身材消瘦,她心裡有個小姑娘似地人,偷偷地替她哭了出來。

可是她是張明媚啊,這個站著的女人,絕對不會這麼輕易掉下眼淚來。

張明媚看向他身後,王瑞跟她對視一眼就低了頭,倒是蘇白的隨從,“明媚姐。”

張明媚跟他對視一眼,冇有開口,垂眸。

等待。

“占家跟蘇家本來並無仇怨,我跟你們這些小輩也犯不著為難,你們走吧,從此之後不要再招惹我們占家的人。”

老爺子開口,是決策。

“爸。”

“閉嘴。”

占老爺子對外人冇發威,對自己兒子卻是發了狠的。

占飛忍恨看向蘇白,然後又看向張明媚,“你真的要跟他走?”

張明媚看向他,未發一言。

“明媚,過來。”

蘇白突然開口。

張明媚心裡一熱,扭頭看他一眼,見他剋製又隱忍的眼眸裡,轉身走到他身後去,輕輕扶住他的輪椅。

“哼,你當她還是以前的明媚?她早就被我玩膩了。”

占飛看張明媚平時在他麵前總冷冰冰的,一到蘇白麪前就換了個人一樣,立即口不擇言。

張明媚:“......”

“無論她之前跟過多少男人,我隻要她的未來。”

蘇白冷智的說道。

“我不信你真的不在乎。”

占飛更怒。

“你當我蘇白是什麼善男信女嗎?你說她不乾淨,那你是不知道我有多臟。”

張明媚站在他身後之後,他變的更為隱忍剋製。

占飛卻氣的頭大。

“帶少爺去閉門思過。”

占老爺子說道。

“爸。”

“把他帶走。”

老爺子的怒氣,掛在了臉上。

很快占飛被帶走。

蘇白也帶著張明媚離開了占家。

一出去張明媚才知道,占家被他們的人包圍了。

蘇白也在出去後跟剛剛判若兩人,隻吩咐了一聲:“帶張小姐離開。”

“你讓他們帶我去哪兒?”

張明媚堵在他麵前問他。

蘇白低著頭:“回繁星。”

“那你呢?”

張明媚望著他,突然心口生疼。

“我回蘇家。”

蘇白回答她,每一個問題都回答她。

張明媚蹲下來,眼睛直直的看著他,“你彆說你救我出來就想讓我自生自滅。”

“那要我怎樣?一個被占家少爺玩過的女人,難道我蘇白還會稀罕再去碰麼?”

蘇白抬眼看著她,突然變的那麼輕蔑。

“蘇白,你敢把這話再說一遍。”

張明媚氣的下巴都鎖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