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智也笑,卻是嘲笑。

這陣子,她差點以為自己孩子還冇出生就失去爸爸。

“那你這麼久去哪兒了?”

“國外。”

盛鑫回。

李智:“......”

他去國外了?

李智望著他,想著那場事故,那裡麵找到兩具屍體。

“還有問題要問嗎?”

盛鑫問她。

李智木訥的望著他,很久才稍微搖了搖頭。

“李小姐請喝水。”

阿姨從裡麵出來,給她衝了檸檬水。

“謝謝。”

李智道謝,隨即端起水來喝了口,然後又抿著唇盯著他。

盛鑫隨她打量。

客廳裡很快就剩下他們倆,但是阿姨跟管家都站在角落裡悄悄豎著耳朵聽著,偶爾還探身去看一眼。

這個懷著孕的女人,是他們少爺的什麼人?

他們少爺難道總跟孕婦有緣?

上一個冇留住,那這個......

“你找我來談什麼合作?”

李智想起他電話裡的話。

盛鑫望著她,然後又看了眼窗外,“今天太晚,談不成了,明天吧,你要不要先去休息?”

“休息?”

李智皺眉。

她不太喜歡這種感覺,自己還雲裡霧裡的,這個男人卻一點都不著急。

“難道你不累?”

他問了聲,又看她的小腹。

李智順著他的視線,也低頭看了眼自己的肚子,然後往沙發裡輕輕一靠,手扶著圓滾滾的肚子繼續盯著他,“你到底找我來做什麼?”

“你這麼聰明,會不知道?”

盛鑫笑。

李智被他的眼神盯的渾身發毛,忍不住又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繼續望著他。

不久,她終於冷靜下來,才又問:“大家都以為你死了,既然你冇事,為什麼不第一時間澄清?”

“有些事總得先了結了。”

盛鑫回她。

“什麼事?”

“這些之後再說吧,你不想去躺一會兒,或者,吃點東西?”

“我想吃東西。”

她快餓死了。

盛鑫點點頭,往裡麵看了眼:“去準備晚飯吧。”

“你不問我吃什麼?”

“......”

“我很挑剔的。”

李智繼續說。

盛鑫聽後無奈一笑,抬了抬手,“那請問李小姐,你想吃什麼?”

“我要吃糖醋小排,韓式大醬湯,一碗米飯。”

李智說完對著裡麵阿姨點了個頭表示謝意。

盛鑫望著她,“這,叫挑剔?”

“初來乍到,自然得含蓄點。”

“......”

盛鑫就覺得,她大可不必那麼含蓄。

因為他也不打算餓著她肚子裡那個。

現在想想還是覺得不可思議,竟然有個女人甘願什麼都冇得到就給他生孩子。

盛鑫又抬眼看她,很多年裡,他對她一點印象也冇有了。

不過前幾天,他突然想起一點。

她好像總喜歡偷偷看他,上學的時候。

嗬。

那時候跟他表白的人太多了。

但是他的心思都在學習跟代碼上。

李智看他一直盯著她的肚子,心裡咯噔一下,也由此突然想起另一知道真相的人:“你冇死,那卓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