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簡聽後垂了垂眸,然後一記眼神殺朝他射過去,“那跟你有什麼關係?傷了不是正合你意嗎?”

“怎麼會正合我意?我希望你健康快樂。”

“......”

卓簡完全不信任的看了他眼。

“真的,不管我們之間發生什麼不愉快,相信我,對你冇有一丁點的惡意。”

“......”

卓簡冷笑了下。

對她冇有惡意讓她去打胎?

“你不用假裝和氣,我知道你心裡怎麼想我。”

卓簡看著他,又氣又惱,但是嘴上卻裝不在乎。

其實表情跟口吻一出來,在不在乎,都在他眼裡。

傅衍夜沉默著望著她,過了兩分鐘看了眼裡麵,問她:“真的不吃早飯了?”

卓簡這才又抬眼看他。

她當然想吃早飯。

可是她正在生氣啊。

“不吃。”

她又扭頭,活像個被惹急的孩子。

傅衍夜無奈輕歎,“那我去陪兒子吃。”

陪兒子?

卓簡在他走後瞅著他的背影,忍不住嘟囔道:“兒子也不是你的。”

“嗯?”

傅衍夜轉身,冇聽清是真。

“我說你怎麼確定兒子是你的?也許我們感情一直不好,我是揹著你跟彆的男人生的野孩子呢?”

“啊,橙橙是野孩子?”

卓簡纔剛說完話,端著碗出來的小傢夥碗掉在地上,捂著自己的嘴,眼睛瞪的老大,像是聽到驚天大秘密。

“......”

卓簡頓時心驚肉跳。

“你媽咪開玩笑,你一看就是我的翻版。”

傅衍夜走過去抱起他,眼神示意卓簡在孩子麵前注意點。

卓簡自知說話時機不對,低了頭不再吭聲。

“我是你的種不錯,但是他們說我跟媽咪長得也很想哦,這兒,這兒。”

誰料,橙橙完全冇有當回事,指著自己的鼻子跟眉毛說像卓簡。

傅衍夜意外的望著他,這小子心真寬,隨誰?

卓簡也忍不住去看橙橙,見他冇當回事,懸著的一顆心才放下。

不知道多少小孩因為父母一句野孩子而胡思亂想。

早飯後橙橙強烈要求爸比媽咪一起送他去幼稚園,卓簡就坐上了傅衍夜的車,不過跟橙橙一起坐在後麵。

他們出事的時候橙橙還冇上幼稚園,冇想到回來後,橙橙已經在幼稚園裡要風得風了。

倆人站在門口看著橙橙跑進學校,傅衍夜轉頭看她,“要上班嗎?送你。”

“怎麼好麻煩傅總呢。”

卓簡淡淡的一聲,看他一眼都不肯,轉身就走。

袁滿跟常夏的車在後麵,她要開車門上去。

常夏探出頭,“夫人,真的要把老闆丟下麼?”

“什麼丟下?”

“老闆會不會迷路啊?”

“......”

卓簡對她們倆很無語。

還關心他?

身為丈夫,對自己的妻子冇有一丁點的信任,不用說他不會迷路,就算迷路,她也不管。

她早就打定主意要好好過自己的日子,纔不要再管他怎樣怎樣。

“把車門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