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卓簡被迫昂著下巴,望著他高高在上俯視她的模樣。

有那麼一瞬間,真想把他撲倒在床上,好好地欺負一頓。

“抱你上樓?”

傅衍夜富有磁性的嗓音詢問。

“然後呢?”

卓簡反問。

“然後......”

傅衍夜輕聲,仔細咀嚼著這倆字的意思,然後黑眸又直直的望著她。

卓簡正拭目以待他的然後,突然自己手機也響起來。

傅衍夜還托著她的下巴,轉眼便看到不遠處沙發一角,她的手機上一個陌生號碼。

儘管陌生,但是他卻已經認識。

“看來他還不知道你不喜歡他。”

傅衍夜說完又看向卓簡。

卓簡也轉頭去看手機,推開他的手,俯身去拿了手機,接通:“什麼事?”

“明天的采訪想要跟你確定一下,簡簡姐,我們是九點準時出發吧?要不要我去接你?我正好在盛園附近租了房子,很近。”

“不需要,九點準時出發,掛了。”

卓簡說完便掛斷。

然後抬眼看傅衍夜:“明天去外地做一個采訪。”

“他也一起去?”

傅衍夜問她。

卓簡聽後,點頭:“嗯。”

傅衍夜望著她,許久冇有說話。

這是他不願意的。

“你彆亂懷疑。”

卓簡提醒他。

“我還用懷疑,他的心思全都寫在臉上。”

傅衍夜彎身,將她從沙發裡自然的撈了起來抱著,一邊走一邊回覆。

卓簡一手拿著手機,一手習慣性放到他的頸後抱著,看著他完美的下顎線,輕輕一聲:“你彆亂來。”

“亂來?”

傅衍夜低眸,霸氣的眼神看她一眼。

“是。”

卓簡盯著他,這一刻,她倒是冇帶怕的。

“看來以前追求你的人也不少。”

傅衍夜突然斷言。

“怎麼講?”

卓簡想,他想起什麼了嗎?

“否則怎麼會怕我亂來?這種事,我大概是零容忍。”

傅衍夜猜測自己。

依照他現在對自己的瞭解,他是看不下去彆的男人在卓簡身邊纏著的。

卓簡聽後心尖一蕩,彆開臉看著他肩膀後麵,在他頸後的手指條件反射的輕輕撫著他那裡的肌膚。

傅衍夜耳廓立即泛起一糰粉色,停下步子看她。

卓簡感覺他停下來,手上的動作一頓,傻眼的問他:“怎麼不走了?”

“......”

傅衍夜望著她,麵對突然消失的感覺,他眉頭悄悄皺了起來,又邁開大長腿。

卓簡又情不自禁的摸著他頸後的一塊小地方,心裡壓力有點大。

他這兩天,越來越有以前的他的樣子了。

可是樣子是有了,事情卻一件都不記得。

就會懷疑她。

卓簡想了想,在他把她抱到主臥的時候,突然眼眸一亮,望著他說:“其實一直冇什麼人追我,倒是追你的人,絡繹不絕。”

“是嗎?”

傅衍夜蹙眉,懷疑。

“是啊,不信你可以問蘇白哥他們。”

卓簡認真迴應。

傅衍夜低眸看她,蘇白明顯是她那邊的,他問什麼?

傅衍夜把她放在床上,彎身,一手托著她的後腦勺,一手將枕頭往她頸下放了放。

事閉,他低眸。

她乖乖的躺在他眼下,正好方便他。

卓簡長睫呼扇了兩下,“看什麼?”

“你說呢?”

傅衍夜的手有點不捨的拿開。

甚至抬了起來。

燈光很柔和,他情不自禁的,手放在她的側臉,手指關節那裡,輕輕撫著她發燙的臉上。

卓簡心跳如雷,眼裡星光閃爍。

他在乾嘛?

“傅衍夜,你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