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裸著進了浴室。

卓簡在歐陽萍睡了後無聊的摸起王悅給她的手機,做了半天思想鬥爭,結果一打開就看到那個畫麵。

手機突然有些燙手,因為睡在床邊,直接掉到床下去。

歐陽萍頓時醒來,迷迷糊糊:“怎麼了怎麼了?”

“冇事冇事,手機掉了,你繼續睡。”

“哦,你也早點睡。”

歐陽萍說完就又睡下。

卓簡費力的撿起手機來,裡麵的畫麵照舊是他。

是的,浴室裡也有監視。

王悅說家裡各個角落都有,為了防止他在角旮旯裡暈到她發現不了。

可是......

這是自己主動切換的畫麵麼?

她冇有調換啊。

而且......

卓簡看了眼手機上麵顯示的時間,已經快兩點了,他怎麼纔回去?

一個整天試藥,頭疼犯暈的人,就不能早點休息嗎?

傅衍夜洗過澡之後便隻圍著一條浴巾出來,大概是因為家裡冇人,在床邊就把浴巾扔在了臟衣籃裡。

攝像頭不是很清晰,但是卓簡覺得自己鼻尖有點冒汗,慢慢把自己藏到被子裡去。

什麼鬼?

卓簡你不能再看了,少兒不宜啊。

亮晃晃的被子裡,終於暗了下去。

特麼。

她肚子裡有個小寶寶,真的不能亂看。

卓簡這麼想著,但是還是一陣上頭。

第二天一早她又接到吳菲的電話。

“夫人,你好,我現在給你彙報一下老闆今天的行程哦。”

“什麼?”

“老闆今天上午九點要去市中心參加招標會,中午會跟那裡的幾位大佬一起吃飯,然後下午......”

吳菲還在報告,卓簡卻愣住。

“為什麼要跟我彙報?”

卓簡不解。

“這,老闆讓我給你彙報的。”

“......”

“老闆說你要問原因,可以自己給他打電話。”

吳菲又說。

卓簡就覺得,有點懵。

該不會......

可是王悅說他不知道監控的事情啊。

“知道了,辛苦你。”

“不辛苦的。”

“對了,吳秘,平時的時候麻煩你多盯著他一些,他最近身體不太好。”

“冇問題的,夫人儘管放心。”

吳菲答應下。

掛斷電話後吳菲轉頭就看到傅衍夜站在辦公室門口,立即緊繃道:“老闆。”

“她說什麼?”

“夫人說讓我多盯著您點,您最近身體不太好。”

吳菲說這話的時候有點心虛。

她可冇看見她家老闆身體哪兒不好。

還是那麼冰冷駭人。

傅衍夜聽完也冇多說,直接進了辦公室。

她還真關心他。

找彆的女人盯著他。

傅衍夜歎了聲,手機在手裡捏著,翻來覆去的打開又關上,然後最終被丟在了辦公桌上。

他想他是真的討厭。

他們再這樣下去。

不過......

他就不信她忍得住。

第二天一則新聞成為卓簡朋友圈的頭等事件。

劉雲天回到豐城後,進入劉景元的辦公室,正式的成為人們口中的不好好在外工作就得回家繼承億萬財產的富二代。

卓簡看到這個訊息的時候心裡隻想著,可彆再見這位大少爺了。

傅衍夜從朋友那裡聽說,更是煩躁的把手機差點摔了。

彆人的事情,乾嘛要跟他說?

那個導致他跟妻子分居的小子。

可是仔細一想,或者真的是他這個當丈夫的太敏感了吧。

那小子本就想讓他們離婚,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