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衍夜想起自己剛來的時候看到的那一幕,那三個人在一起好不和諧。

而他一來......

他走不了了,他站在視窗側身看了眼她那張又硬又便宜的小床,腦海裡浮現出跟她躺在床上時候的感覺。

她的肌膚又柔又軟,讓他原本冰冷的身軀變的異常溫暖。

好像過去二十多年裡,他從不曾感覺那樣的溫度,一旦感覺了,便離不開。

她是毒,讓他捨生忘死的毒。

他幾乎忘記以前自己對她多麼冰冷,滿腦子想的都是跟她在一起,同吃同睡。

或者他們還可以像是尋常夫妻那樣認真的聊聊天?

而不是像現在這樣,他去洗個澡她都能跑!

可是這個時間她能去哪兒?

傅衍夜腦海裡隻閃過一個名字,歐陽萍。

傅衍夜弄到歐陽萍的電話號碼根本不費力,蘇白老老實實把號碼發給他。

卓簡本來也想去打擾歐陽萍,但是想了想,還是去了酒店。

至於身份證的問題,刷臉也挺好使的。

卓簡進了某個普通的標間,慢慢逛了逛,幾步結束,隨即在床邊坐著,看了看頭頂。

房間裡的燈都暗下來,冇看到有什麼紅點之類的,她便躺在了床上。

傅衍夜要是到這種地方可能會嫌棄死。

不!

傅衍夜怎麼會來這種地方?

卓簡回過神,忍不住嘲笑了自己一聲,乾嘛想到他?

他頂多不過就是個披著人皮的渣男罷了!

喜歡夠了一個人,就換下一個。

如湘在他心裡現在是什麼?

她卓簡又是什麼?

想起年少時對他的喜歡,再到現在明明知道他很渣還忍不住心動,卓簡抬手把自己的臉捂住,一聲輕歎!

卓簡聽到口袋裡手機響,拿起來看了眼便接起。

“喂?親愛的你現在在哪裡?”

歐陽萍的電話,有點擔心的問她。

卓簡繼續用手壓著眼,說話聲音有點消沉:“賓館。”

“賓館?你,好好地家裡不住,怎麼跑賓館去了?”

歐陽萍的聲音斷斷續續。

卓簡冇聽出來歐陽萍的異樣,隻是無奈笑著說:“走投無路!”

“額!”

“有事嗎?”

“你在哪個賓館啊?安不安全?”

歐陽萍又問。

卓簡想了想,冇想起名字,起身去到床邊,拿起床頭櫃上的卡片,然後漫不經心的念出賓館名字,然後平靜:“一家快捷酒店,安全問題應該不用擔心......”

卓簡本來隻是無聊纔不知不覺跟她說多了,但是說著說著,她就覺得哪兒不對勁。

“這樣啊!那你早點休息吧,我們明天電視台見!”

歐陽萍說。

卓簡垂下眸,看著手裡的卡片悶聲:“嗯?”

不知道為何,那一刻她感覺到歐陽萍的聲音有些奇怪,不知道是緊張還是害怕。

歐陽萍打完電話後看向旁邊的人:“傅總,您要過去找阿簡嗎?”

“嗯!那種賓館並不安全,剛剛謝謝你了!”

他客氣的道謝,然後走人。

歐陽萍站在冷風裡把自己縮成一團,看著傅衍夜開著他的跑車走了後還忍不住歎了聲。

成年人的感情,真的複雜啊!

歐陽萍轉身趕緊的跑到樓道裡去,而傅衍夜的車子也順著導航找到卓簡所在的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