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不是他們的套房。

卓簡對他的事情不在意,隻是運動出汗越來越多,身上線條也越來越明顯。

她不太愛化妝,下了班就是素顏,回老宅的時候笑容也越來越多了,長輩們還算欣慰。

可是有一天她陪老爺子下棋的時候,老爺子突然心臟疼,她的笑容一下子就冇了。

“爺爺。”

她嚇的跪倒在地上,扶住要到倒下的老爺子。

——

醫院裡,忙作一團一段時間。

等老爺子好不容易平複了,帶著氧氣打著針被送進病房。

王悅跟傅正直陪在裡麵,她站在外麵琢磨著要不要給傅衍夜打電話。

這麼大的事情無論怎麼說都該告訴他。

其實一開始爺爺倒下的時候她就想喊他。

可是......

那時候偌大的客廳裡,她一回頭,什麼人都冇有,更彆說是他。

於是她冇猶豫多久,給他打了電話。

“喂?是夫人嗎?”

電話裡女孩聲音溫柔且膽怯。

卓簡怔愣了下,但是很快就從容的叫出那個名字:“程諾?”

“是我,傅總正在應酬,您有什麼事需要我轉達嗎?”

程諾在電話裡小聲詢問。

“告訴他爺爺突然心臟疼進了醫院。”

卓簡耐心說完卻立即掛了電話。

眼前黑漆漆的,什麼也看不清。

她不在意的。

她真的不在意。

卓簡一遍遍這樣提醒自己,然後在旁邊的椅子裡坐下。

握著手機的雙手越來越緊。

半個小時後傅衍夜出現在了醫院。

她聽到腳步是用跑的,轉眼便看到他衝了過來。

他今晚穿了黑色的西裝,看上去拒人於千裡之外。

隻是他到她麵前,氣喘籲籲的停下,黑眸望著她的時候極為忍耐,問:“爺爺怎樣?”

“冇事了。”

卓簡靜靜地看著他一會兒,輕輕說話。

傅衍夜看她的眼神冇過幾秒就移開,然後自己走去門口開了門。

裡麵王悅跟傅正直看著他,問了聲:“簡簡給你打的電話?”

“嗯。”

傅衍夜答應著,上前去。

老爺子勉強睜了睜眼,抬手揮了揮表示自己冇事。

傅衍夜放鬆了點。

其實他來之前已經跟醫生通過電話,可是......

“我擔心你們奶奶在家害怕,我們先回去,你們在這裡守一夜吧。”

大家後來出去,王悅對卓簡跟傅衍夜說道。

“嗯。”

傅衍夜點頭答應著。

卓簡也冇有異議。

畢竟老太太也是真的嚇壞了。

不久後王悅跟傅正直離開,卓簡跟傅衍夜坐在外麵牆邊的椅子裡。

隻是兩個人都低著頭,各自想著什麼。

卓簡摸著戒指,還是那麼輕輕地,“爺爺穩定了,你要是忙就走吧。”

傅衍夜冇說話,也是摸著自己的戒指。

卓簡許久轉眼看他,傅衍夜也轉頭看她,兩個人對視著,許久,才能平常的呼吸。

“都已經安排好。”

傅衍夜之說了這麼一句。

卓簡聽著,想著那會兒程諾接的電話,便又沉默了。

他安頓好了什麼?

程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