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五點,天要黑。

電視台門口,豪車停著。

“聽說傅夫人懷孕了?打個電話恭喜一下。”

“誰說我懷孕了?我再說一遍,我冇有懷孕,冇有懷孕。”

“這是兩遍。”

“傅衍夜你......”

“傅夫人彆動怒,對胎兒不好。”

“你,你不準再叫我傅夫人。”

“傅太太?大家都這麼叫媽,我怕這麼叫你會被誤會。”

“你,你滾。”

卓簡氣的頭暈,掛了電話就想把他拉黑,讓他再也打不通。

但是想到每次拉黑又調回來,就把手機扔在辦公桌上,雙手壓著額頭用力揉。

愁死了。

不久她的手機又響起來,她勉強抬起頭,肌膚上透著一層粉白。

她看到前夫那倆字,無可奈何,歎了聲,又接起:“還有什麼事?”

“下來。”

“嗯?”

“車不是已經還回去了嗎?你的車在老宅忘了?”

“......”

“需要我進去請你?”

“傅衍夜你彆纏著我了行不行?你不是很忙嗎?”

“可是你現在是孕婦。”

傅衍夜電話裡回她,然後打開了車門,挺拔的身材站在黑幕裡。

天空又飄起小雪,他抬眼看了眼,掛電話的時候笑了笑。

下雪了呢。

卓簡從裡麵出來的時候常夏還跟著。

不過她不情願的走到傅衍夜身邊的時候,傅衍夜先看了眼常夏,“你下班吧。”

“是。”

常夏一見到傅衍夜就知道自己今天可以早點下班,吃餃子去嘍。

“喂,下午你還說咱們一起去吃飯。”

“哎呀,夫人,你饒了我吧。”

常夏比以前要聰明多了,趕緊撤。

卓簡隻覺得自己又被賣了,然後不爽的看著傅衍夜,“我說了我不是孕婦。”

“你是不是很久冇來例假?”

“是,但是我不是......你去南邊找我那次,你那次,冇吧?”

卓簡想著自己喝醉了,可能真的錯過了一部分該有的記憶。

傅衍夜盯著她,高深莫測,似笑非笑,“上車。”

卓簡與他對望的視線看向車裡,然後又看了眼他,不得已上車去。

傅衍夜給她關好車門繞到另一邊,不久,車子出發。

卓簡繼續盯著他,盯著他到他突然在一家很不錯的甜品店停下。

“稍等,不,還是跟我一起進去吧。”

傅衍夜原本想自己去快點,但是後來想想她有前科,所以叫她一起。

卓簡卻雲裡霧裡,直到跟他進去,傅衍夜轉頭看了眼她,“想吃哪種?”

卓簡往裡麵瞅了眼,點了個酸甜可口的。

傅衍夜立即低沉的嗓音發出一聲震驚卓簡跟店員的話。

“又是兒子。”

兩個女人都詫異的看著他。

他看了眼卓簡,又看了眼店員,“我的意思是我夫人又懷了兒子,她每次懷兒子都喜歡吃酸。”

“給我來最甜的。”

把卓簡氣的立即改變口味。

“還會為了隱瞞真相故意吃甜,她孕期比較孩子氣。”

“......”

卓簡真想問問他,他說的好像很瞭解她孕期一樣。

“兩位真恩愛。”

店員看著俊男美女,尷尬又不失禮貌的稱讚了句。

卓簡心想,恩愛?嗬嗬。

傅衍夜則是看了眼卓簡,然後開心的笑了。

他笑起來,店員看的都臉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