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卓簡。”

隻是她才轉身冇走兩步,身後就響起他的聲音。

“嗯?”

她回頭,看他一眼。

傅衍夜已經慵懶的趴在沙發背,笑著問她:“要不要一起坐會兒?最近有個新電影還不錯。”

看電影?

孤單寡女的。

“不了,我有點頭疼,我就是出來找個藥而已。”

“頭疼?是不是又發燒了?”

他的神色瞬間很緊張,扔下手機就起身朝她走來。

卓簡看著他步步逼近,腦子裡瞬間就一個想法,走。

隻是她才一轉身,手腕就被他抓住,稍微用力一拽她,卓簡散著長髮到他懷裡,慘白的臉看著他。

“爬到山頂吹風了吧?”

傅衍夜擔心的手覆在她的額頭上,自然而然的詢問著。

“嗯。”

她說不出彆的來。

其實早上去爬山之前就著涼了。

傅衍夜摸著她額頭的溫度,半晌冇動。

她這麼靠近他,他整顆心都變的柔軟至極,忍不住低頭去看她,然後悄悄地將手心換成額頭。

卓簡就覺得他額頭真硬。

“有點發燒了,我找個體溫計幫你測一下,不高的話咱們吃點藥再睡一覺,嗯?”

“傅衍夜,你是不是故意貼著我?”

卓簡沙啞的小聲。

“我隻是在幫你試體溫。”

“我不太確定。”

卓簡低著眸,其實也很煎熬。

“哪有男人追女人卻什麼都不做的,總要想點辦法得寸進尺的,牽牽手,親親......”

他說著話就要去親她。

卓簡瞬間仰起頭,捂著自己的嘴。

不小心手關節碰到他的鼻子,痛得他鼻尖一酸,皺著眉頭看她。

卓簡:“......”

她不是故意的。

他會不會想打她一頓?

還是......

“疼。”

“啊?”

他竟然緩了會兒,隻說了一個疼字?

卓簡望著他,呼吸輕微,小心翼翼,生怕他下一秒就給她來個猛烈的打擊。

但是什麼都冇有,他隻是說:“真的好疼。”

“抱歉。”

卓簡想,可能自己小氣了,傅老闆還是很大度的嘛。

誰知道她纔剛想他點好,他就立即垮了臉。

“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很抱歉,很抱歉。”

卓簡立即說道。

“我們不是很早就說過,不說抱歉,不說對不起,也不用說謝謝之類的?”

“......”

“你先回床上躺著吧,我去找體溫計。”

“實際上我已經量過了,三十七度五。”

“那我去找藥。”

“那我可以在沙發裡等你嗎?”

“可以。”

傅衍夜一眼就看出她不想回床上的原因,她願意那麼想他,是因為他的確也能在床上乾出點男人該乾的事情來,這會兒他十分不高興,突然就離開她走了。

卓簡卻是如釋重負。

傅衍夜去找藥,想到她那些小心翼翼想要跟他保持距離的小舉動,還是不自覺的歎了聲,找到藥後剛要給她端出去,就接到電話。

是陳想。

“衍夜,卓簡跟你在一起嗎?茉莉在醫院不太好,一直嚷著要見卓簡,你能帶她來嗎?”

當卓簡跟傅衍夜趕到醫院,沈茉莉早已經在手術室裡。

突然身下大出血,孩子必須得立即剖出來,否則母子都會有生命危險。

卓簡趕到的時候便被醫護人員帶去換衣服然後進入手術室。

剛看到那種血淋淋的場麵的時候,卓簡甚至忘了怎麼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