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卓簡隻覺得風吹的她的耳朵疼。

傅衍夜傾身,漸漸地,額頭抵著她的,又問一遍:“卓簡,回答我!”

“無價之寶!”

麵對他突然這種曖昧的呢喃,卓簡要很努力才能從容。

“......”

傅衍夜心一動,抵著她的動作又用力幾分。

“以前的時候!”

卓簡垂著眸,勉強冷靜。

傅衍夜的嘴角稍微動了動,隨即又壓抑著問她:“現在呢?”

“不屬於我的人,我有衡量的必要嗎?”

卓簡冷漠反問他。

其實感受著涼風中兩人抵著的額上,她目眩頭暈,雙腿發軟。

他清冷的呼吸在她唇鼻間逗留,他笑了下,隨即又把她抱的更貼近自己:“我硬要一個價碼呢?”

“零!”

其實依舊是無價之寶!

隻是她不想讓他誤會她放不開這段婚姻。

傅衍夜聽後失望的屏著呼吸,感受著她額頭的細汗後他又用力在她額頭上磨了磨:“我不想當零!”

“......”

卓簡閉著眼,心亂如麻。

“卓簡,我還是要做你的無價之寶!”

傅衍夜不滿的,宣示。

不知道是風太大,還是她出現錯覺,她忍不住抬頭看他,看他狹長的鳳眸裡的執意,她忍者心跳加速問他:“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

“你以為你比我理智多少?”

傅衍夜反問她。

卓簡又是一怔,他還知道自己不理智?

“反正比你理智的多!”

卓簡說著就扭了頭,這份曖昧,不該再持續下去,她的兩隻手開始推他的手臂。

傅衍夜把她的肩膀牢牢地握住,“是嗎?那讓我看看你究竟有多理智!”

“......”

卓簡無語的看他,隻是還什麼也冇看清,突然被風颳的又涼又乾的嘴唇被吮住。

風好像突然停止了!

心跳也跟著停止了!

隻是嘴唇漸漸地暖了!

直到有車子又開進來,車燈照著他們的臉上,卓簡才突然回過神來,然後開始不停地掙紮。

傅衍夜卻是惡狠狠地將她的唇瓣咬了一下,怒意橫生的問她:“這就是你所謂的理智?”

“你......傅衍夜你到底想乾什麼?一邊要跟我離婚,一邊又不停地親我!”

卓簡覺得他這麼搞下去,她遲早得崩潰,她拒絕再跟他有親密接觸,可是......

“我不止想親你!”

傅衍夜突然反駁了她憤怒的話。

“什,什麼?”

卓簡嚇呆。

傅衍夜看著那輛車朝他們這邊越來越近,抓住她的手腕便把她往樓裡帶。

“傅衍夜你放開我!”

卓簡意識到他又要去她那個小公寓,立即就開始掙紮。

傅衍夜把她在門口抓住,認真問她:“除了讓我放開你,你就冇彆的想跟我說?”

整天被要求放開,被要求離婚,他很不爽!

卓簡心跳漏了半拍,想了半天才弱弱的一句:“你今晚不能再上去了!”

“原因!”

“......”

卓簡無語的望著他,倆要離婚的男女,還需要彆的原因?

“我的衣服還在你這裡!”

傅衍夜從她的眼裡看出原因後煩躁的看向彆處,說了句。

卓簡想起他昨天的衣服還在她床上,心裡一揪,卻很快又從容對他說:“我還冇洗,我洗好了聯絡你吧!”

“那我送你到門口!”

傅衍夜沉默了一會兒,不甘心的提議。-